高辣吧

章节目录 第3365章 豪门小白花番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徐绍宸已经很久不过生日了。

    当年的阴影太重了,以至于他每每回想起来,便觉得心尖尖像是被人一刀一刀重重割下的疼。

    他曾经在当年游轮事件之后,做过很多噩梦。

    每次惊醒之后,都以为,还会回到原点。

    可是,没有。

    每每惊醒,只剩下一室清冷。

    曾经默默喜欢的,熟悉的那个人,像是风一样,吹过无痕,爱过无果。

    又是一年的十月,早就已经放下一切的徐绍宸如今是在道观里。

    从前一心扑在工作上,觉得自己是个唯物主义的徐绍宸,在游轮事件之后,开始求神问仙,研究起了这些鬼神之道。

    一研究,便是十几年。

    “我带了酒来。”池清风爽朗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手里拎着几瓶好酒。

    这些年过去了,还记得宁娇的,除了徐绍宸,大概就只有池清风和顾萌萌了。

    顾萌萌从来不与他们一起,她总觉得,如果不是这些臭男人的话,宁娇就不会死。

    就因为他们这些臭男人惹的桃花债,所以宁娇才会被逼着走了那条路。

    所以,顾萌萌已经很久很久不与他们联系。

    如果不是每年的十月,宁娇坟头的花束都是一样的,都不会有人知道,顾萌萌曾经来过。

    池清风早早就结了婚,也许当年看着宁娇走的时候,或者在更早之前,他就知道。

    这个人,从头到尾,就不可能属于他。

    池清风甚至有一种感觉,这个人,她不会属于他们任何一个人。

    她像是一阵风,不知道哪一天,就会直接吹走了。

    他们想伸一伸手,只能触碰到一点点的痕迹,然后风过再无痕了。

    下一缕清风,也许便不再是宁娇了。

    早早看明白了,也早早的放下,不过每年的十月,他都会来道观看徐绍宸。

    对于徐绍宸如今研究的,想要将宁娇的魂灵召回来问一问的事情,池清风一开始也是期待过的。

    大概是因为觉得没有了希望,所以将期待放到了这些鬼怪乱神的身上。

    只是,一年又一年,希望也被磨成了绝望。

    如今,池清风来道观,已经不是来问结果。

    只是想过来,陪陪可怜的徐绍宸。

    这个人,放下了一切,来到这里,其实也是真的用情很深。

    毕竟,人生的第一次心动,最后又面对着那样惨烈的结局。

    阴影与创伤都很难修复,再加上徐绍宸是一个特别执拗的人。

    他想坚持的事情,没有人拦得下来。

    “来了。”徐绍宸如今一身道袍,整个人平静,安逸,看不出喜悲。

    说他是一潭死水,可是又带着丝丝缕缕的生气。

    “今天是什么茶?”看着徐绍宸在煮茶,池清风随意问了一句。

    同时不羁的拎起了自己的酒瓶子,十分豪放的喝了一口。

    他这些年带来的酒,徐绍宸从来不喝。

    他只喝自己煮的茶,他遵循这里的每一项规则,似乎是怕自己万一触碰了哪一项,然后就再也召不回宁娇的魂灵。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宁娇的魂灵,依旧安静,从未见过。

    也不是,见过一次。

    池清风没机会见过,只是听徐绍宸提起。

    提的不多,徐绍宸不欲多说,池清风也便没有再问。

    可能也是因为那次的希望吧,所以徐绍宸这些年一直在坚持着,池清风也抱着虚无的希望。

    “相思。”徐绍宸如今的声音,不似从前那般冷漠,多了几分淡泊的意味。

    轻声回应一句之后,又慢慢的洗着茶杯。

    这些年的坚持,也不是没有结果。

    他确实召唤出来过一次宁娇的魂灵。

    但是徐绍宸清醒的知道,那不是。

    至少,不是他喜欢的宁娇。

    从很早以前,他看到字迹不同,而宁娇的性情又变了很多之时,便已经开始怀疑,也许人还是那个人,但是内里的魂灵,早就已经不是了。

    他想要的,是在游轮上残忍的扔下他的宁娇,而不是从前,他并不熟悉的宁娇。

    可是召唤出来的魂灵,胆怯又羞涩,一看就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一个。

    他将她送走了,再之后,便是连这个也召唤不出来。

    徐绍宸曾经猜过,她可能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可是他总还是抱着那么一点希望,觉得也许自己的诚心可以打动谁,然后让宁娇再回看他一眼。

    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一眼也没有。

    煮茶的手微顿,不过片刻,又恢复过来。

    “你倒是会起名字。”听徐绍宸这样说,池清风爽朗的笑了笑,只是喝到嘴里的酒,总觉得莫名的苦涩了起来。

    “还是没有消息吗?”一口酒下去,半苦半酸,池清风拧了拧眉,假装淡然的问了一句。

    语气里有他不曾察觉的小心翼翼和小小的期待。

    “没有。”也许以后也不会有,但是他不想放弃。后面的话,徐绍宸没有说出来。

    但是,两个人这么多年,一起喝酒品茶,之间的默契,不需要多说。

    徐绍宸没说,池清风多少能猜到一些。

    池清风想说,也许真的是缘分不够吧,但是这种话,说出来又过于残忍,最后在唇齿之间转了转,终难开口。

    猛的灌了一口酒,将所有的言语压下。

    这样也好,没有结果,没有消息,也许就是最好的消息。

    可能,她已经投胎到了好人家,可能,她已经飞升上界,成了神仙,可能……

    因为没有结果,他们可以天马行空的猜测。

    “那你可得加油啊。”许久之后,池清风这才哑着声音说了一句。

    徐绍宸没说话,甚至连倒茶的手,都未曾有停顿。

    十几年都坚持下来了,他没有再放弃的道理。

    有些事情,已经深入骨子成了习惯。

    徐绍宸清醒的知道,也许到死,都不会有一个他期待的结果,可是人总要一股信念撑着,不然漫漫余生,他要怎么过?

    他做不到池清风的洒脱与不羁,所以只能自我折磨。

    其实也不能算是折磨,至少对于他来说,不是。

    这些年为了召唤出来宁娇的魂灵,宁娇曾经用过的东西,都在他身边。

    睹物思人,对于他来说,不是折磨,而是一种希望或者说是慰藉。

    她曾经来过,也许以后还会再来。

    他曾经托风打听她的消息,无果。

    往后余生,他的日常大概就是,等风来。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