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第二十一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四)小儿媳陈红

    自从老扒与大儿媳和二儿媳发生关系后,为了避开儿子,到外面租一套房子,几乎夜夜春宵,只要儿子不在家,就把两个年轻娇美的儿媳叫来,搂着儿媳白嫩丰满的身子日夜宣,而两个儿媳也臣服在公公胯下,任由公公发洩,这样过了三个月,现在老扒又瞄上了小儿媳陈红。

    这天上午10点多陈红敲开了老扒的门,老扒一开门就直盯盯地看着儿媳,陈红今天穿了一件半透明的黑色吊带连衣裙,紧身的那种,黑色的裙子把肌肤衬托的更加雪白娇嫩,吊带裙开很低,露出大半个雪白娇嫩的大子,中间一条深深的沟,凸出的头若隐若现,老扒猜她可能没戴罩,裙摆只及大腿,紧紧包裹住肥翘的大屁股,黑色的长统丝袜紧紧地裹着娇嫩的大腿。

    脚穿一双黑色高跟鞋,显得婷婷玉立,身材大约35-24-35,既感又丰满,充满成熟少妇的风韵,老扒看着眼前娇美的儿媳妇几乎流出口水,直到陈红叫了声:"公公……"

    老扒才反应过来,忙把儿媳妇让进屋,落坐后老扒问:"怎么你一个人?阿民怎么没来?"

    "阿民到外地出差了,他叫我来看看你。"

    "哦……去多久?"

    "大概要半个月。"

    "好……好……"

    老扒一阵心喜,决定马上行动,他转身倒了杯开水,趁儿媳不注意拿出个瓶子倒出些粉末放进杯子,这是一种专对女人无色无味的迷药,能让人昏迷3个小时,还带有催情作用,能让女人在昏迷中作出反应,陈红不疑有它,喝下大半,不一会就觉得头晕眼花,刚说了声:"我头好晕……"就昏倒在床上。

    老扒知道药发作,推了儿媳妇两把:"媳妇………媳妇你怎么了?"

    见没反应,顺手在儿媳大子上捏了几下,感觉不错,柔软又坚挺,老扒把儿媳抱进卧房的大床上,反身从柜子里拿出3台摄像机,对准大床调好角度打开,这才爬上床,先把自己的衣裤脱个光,然后伏在媳妇身上,亲着儿媳鲜红娇嫩的嘴,手揉捏着大子,一会爬起来,把儿媳妇的皮鞋脱下,再把儿媳吊带拉下褪到腰际,两只白嫩丰满的大子蹦现在眼前,果然儿媳没戴罩。

    老扒接着把儿媳的裙摆撩到腰间,一条黑色透明的带蕾丝huabian的小内裤露出来,只遮住嫩,几毛露在内裤外面,脱下丝袜露出丰满白嫩的大腿和雪白晶莹的玉脚,脚趾甲还涂着粉红色的趾甲油,老扒跪在床上,一手伸进儿媳内裤,抚着阜和唇,一手大力揉搓雪白丰满的大子,低下头嗅着儿媳散发淡淡香气光洁无毛的腋窝,还不时伸出舌头舔着,胯下的大**巴坚硬如铁,硕大的头油亮油亮的,贴着儿媳的大腿磨擦。

    陈红昏迷中扭动肥美的大屁股,嘴里娇声呻吟着,老扒这时中指入儿媳的嫩,在里抽搅动,水徐徐流出骚,老扒这才抬高儿媳的肥臀把内裤脱下放在鼻端嗅闻,这些事做完后,老扒把儿媳妇白嫩丰满的大腿抬高向两边扒开,伏在儿媳胯下,凑向嫩伸出舌头舔吸着唇和稀稀疏疏散布在阜两边的毛,再伸进骚舔弄搅动,如玉琼浆般吃着儿媳流出的水,嘴里说着下流话:"媳妇啊……公公在吃你的呢……我骚媳妇的真好吃……等下让你尝尝公公的大**巴……"

    这样舔吸揉搓了几分钟,老扒忍不住了,直起身把儿媳的大腿扛在肩头,大**巴在唇磨擦几下,顺着水"卜滋"一声进入大半……再抽出来用力一,终于全进入儿媳那紧窄的嫩,只剩两个大卵蛋在外晃动,老扒深吸口气抱紧儿媳的大屁股:"美人媳妇啊……公公的大**巴来了……真紧啊……"

    大**巴开始快速抽,只觉骚里壁紧紧裹住大**巴,异常舒服,老扒埋头苦干,狠狠着胯下年轻娇美的儿媳妇,嘴里说着话不时发出笑:"骚媳妇……真骚……好紧呐……公公得好爽……水那么多……才你……就流了这么多……小骚货……公公终于得到你了……我要好好你……死你……哈哈哈……等你醒来……公公要好好过过瘾……让我娇美的儿媳妇舔公公的大**巴……今天公公要个够……你跑不了了……就好好挨公公吧……"

    陈红昏迷中呻吟着,扭动屁股迎合公公的抽,哪里想得到是禽兽不如的公公在迷奸自己,还以为是和老公在,不同的是老公的比平常要长得多,得自己好舒服,老扒这时把儿媳一只脚放在鼻端嗅着淡淡的香气,还舔吮着白嫩的脚趾,这样了10多分钟,老扒从儿媳骚里抽出湿淋淋的,捏开儿媳的嘴,将沾满的大**巴入儿媳嘴里,出出入入。

    而陈红也迎合着大**巴在嘴里出入,舌头舔吸着大**巴,老扒几乎忍不住,忙抽出大**巴,把儿媳翻了个身让她侧躺着,自己也侧着身子躺在儿媳背后。

    一只手伸过腋窝捏住丰满的大子,一只手举起儿媳白嫩的大腿,大**巴对准那要命的骚"卜滋"一声,再次全进入,狠狠地干起来,又了10多分钟,老扒忍不住了,出一股浓浓的,整个过程持续了10多下,陈红被浇得花心乱颤,也达到高潮,一股顺着大和大腿流下滴到床单上,老扒满足地搂着陈红,大**巴依旧浸在儿媳温暖的骚里,昏昏沉沉地抱着儿媳娇美的身子睡着了。

    时间很快过去,药效已过,陈红从昏迷中疏醒过来时已是下午2点,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大床上,而自己几乎是光着身子,只有吊带裙卷在腰间,其它地方一丝不挂,浑身慵懒无力,下体粘粘的就像刚刚才进行激烈交后的感觉,忽然感到不对,发现一个男人搂着自己,下体还着这人的棍,绝对不是老公,老公出差了,回想起自己来看公公,喝了一杯水后没多久就什么事也不知道了,难到是……回头一看惊叫一声,映入眼里的果然是公公的脸,公公同样一丝不挂光着身子侧躺在自己身后,自己躺在公公臂弯里,公公的手里还握着自己的大子,下体嫩还着公公的大**巴,这时老扒也醒了,听到儿媳妇惊叫,知道她也醒了,忙抱紧儿媳妇挣扎的身子笑着说:"媳妇……你醒了么……刚刚公公得好舒服……醒了就好……刚才你没知觉……得也不过瘾……这下让公公好好你……让你也过过瘾……尝尝公公大**巴的滋味……"

    双手揉搓着儿媳妇的大子,**巴快速涨大,陈红一边挣扎一边哭道:"公公……放开我……我是你儿媳妇呀……你不能这样搞我……求求你……放开我……"

    可她哪挣得过公公,被紧紧抱住脱不开身,同时也感觉到骚里的大**巴在快速抬头,有一种涨涨痒痒的感觉,并感到公公有所行动,在慢慢抽那条要命的大**巴:"不要……公公……这是乱伦啊……我是你儿媳妇呀……求求你,把大**巴拉出去……要是让人知道了不得了……我怎么活啊……雷公会劈你的。"

    陈红哀求道,老扒可不管,继续在儿媳里抽动大**巴,一边抽一边笑着说:"媳妇啊……谁让你这么感风骚……公公若不好好你……老天都不答应……怎么会劈我呢……来吧……乖媳妇……好好配合公公……公公会让你欲仙欲死……尝到前所未有的快乐和满足……公公最喜欢儿媳妇了……搂着你们娇美而又洁白无暇的身子又又弄……最过瘾了……再说了……公公的**巴又又长……在床上又会服侍女人……你如果不想让人知道……就好好配合公公……不然就说你色诱公公……反正你已被公公了……就让公公再一次……保证以后不在动你……怎么样?"

    说着悄悄用摇控器把摄像机打开,继续录制这段翁媳间的乱伦爱场面。

    陈红听着公公的话,心想也是,反正已被公公了,让他再一次也无妨,再说这会又被公公挑逗起欲,浑身又麻又痒,直想让大**巴来止痒,于是说:"说好……以后不许再骚扰我……嗯……啊……轻点。"

    老扒见媳妇松口忙答应:"放心……只要今天让公公干个够……以后决不骚扰你……来吧……好好配合公公……"

    "不行……只让你再一次……到你为止……"

    "好好好……到为止。"

    老扒有如意算盘,到时把录像带拿出来威胁,不怕你不让**,老扒加快了抽速度,很快陈红骚里又流出大量水,一时间与啪啪的撞击声,大**巴干骚水发出的"卜滋卜滋声"……老扒的笑声……陈红的荡娇媚呻吟声……不绝于耳充满整个卧室,老扒用力搓揉儿媳前两个大球,雪白的脯留下一片痕印,耸动屁股大力抽,而陈红为了让公公快点,也耸动肥美的大白屁股迎合公公大**巴的抽,还不时回过头来和公公亲嘴,舌头和公公互相舔吮搅弄:"公公……你的**巴好大……呜……你弄疼媳妇了……轻点……啊……公公……媳妇好舒服……你真会媳妇……媳妇让公公死了……啊……好美……吧……用力……死儿媳妇算了……大**巴死媳妇……好公公……你的**巴怎么这么大……好会媳妇的逼……骚被公公烂了……啊……要死了……"

    "对了……公公就喜欢你这风骚荡的样子……好好叫床给公公听……这样公公才干得有劲……骚媳妇……公公的**巴不错吧……真紧……夹得公公好舒服……骚媳妇啊……你的水真多……哈哈……床都湿了一大片……真骚……"

    "坏公公……你取笑媳妇……我不依……啊……好爽……大**巴真好……大**巴公公真会媳妇……"

    "怎么样……公公的**巴比我那儿子厉害吧……"

    "坏公公……着儿媳妇还问人家这么羞人的问题……我不说……"

    "说不说?"

    老扒用力挺了几下:"啊……轻点嘛……媳妇说就是了嘛……老公啊……你老爸正在你的老婆……了不说……还要和你比**巴的能耐……你老婆被你老爸得受不了了……你别怪啊……"

    "快说……"

    "啊……坏公公……比你儿子的**巴要大要长……比你儿子得舒服多了……"

    老扒得意地笑着:"这还差不多……来……换个花样……张开腿……"

    抽出湿淋淋的**巴,陈红以为公公会从正面入,顺从地张开大腿,可老扒只反过身,头对着陈红的流着的骚,跨伏在她身上,胯下沾满的大对着儿媳的头,回过头对陈红说:"骚媳妇……帮公公吹吹笛……公公帮你舔逼……"

    陈红俏脸一片羞红:"我不……你儿子都没让我吹过笛……"

    老扒听后马上转过身:"骚媳妇……你真没舔过?"

    陈红娇羞地摇摇头,娇媚地看着公公。

    "那交呢?"

    看儿媳依然摇头:"他只从上面搞……"

    老扒嘿嘿笑道:"真没想到……我儿子太浪费了……今天公公要让你好好享受作女人的快乐……来……先帮公公舔舔……"

    说着正对儿媳把大**巴入儿媳嘴里,陈红没想到公公真让自己舔,想偏开已来不及,只好张开嘴含着大**巴,老扒说:"先用舌舔公公的头……再舔四周……对……对……把舔乾净……怎么样……不错吧……再舔舔下面的卵蛋……含进嘴里舔吸……对……啊……好舒服……不错……再把整条含进嘴里……象吃冰一样吸吮……好……好……用手搓揉……"

    陈红在公公教导下把沾在大**巴四周的舔吃乾净,手上下搓揉着大**巴,舔吸着大卵蛋,然后伸出香舌舔大头和马眼,再将大**巴含进嘴里,细心地舔吸着,老扒享受着儿媳的口交服务,双手搓揉着儿媳前柔软的大子,搓面团一样捏弄着,老扒从儿媳口中抽出大**巴,放进沟中。

    抓住大子往中间一按,便紧紧裹住大**巴,象一样抽动着,而陈红也不时抬头舔一下大头,这样玩弄了10几分钟,老扒反过身趴伏在儿媳身上,大**巴在儿媳嘴角磨擦,双手扒开儿媳双腿,伸出舌头舔吸粉嫩的骚,张开嘴把儿媳的舔吃乾净,还说着话:"媳妇啊……你的真好吃……香香甜甜的……"

    "公公……你真会舔媳妇……舔得媳妇好舒服……好公公……啊……公公好大**巴……媳妇舔得你舒服吗?"

    "不错……媳妇你越来越会舔了……公公的大**巴让媳妇舔得好爽……"

    "公公……媳妇骚好痒……想要公公的……"

    "想要公公什么……说……"

    "想要公公的大**巴……"

    "要公公的大**巴干嘛……"

    "媳妇……"

    "哪里……"

    "坏公公……当然要大**巴媳妇的嫩骚……"

    "哈哈……就让公公好好你这骚媳妇……"

    老扒把大**巴对准嫩"卜滋"一声,全入,陈红吁了口气,双腿搭在公公肩头,大子随着公公大**巴的抽上下晃动,扭动肥美的大白屁股迎合公公大抽,嘴里娇声叫道:"公公……你的**巴怎么这么大……啊……又有长……得儿媳妇好舒服……死儿媳妇了……啊……太厉害了……比你儿子强多了……公公……大**巴真好……真会……得儿媳妇好舒服……真是会儿媳……啊……媳妇要来了……啊……啊……"

    在叫声中陈红来了高潮,喷洒出一股浇在头,老扒忍住冲动,抽出大**巴,要儿媳妇趴伏在床上,翘起雪白肥美的大屁股,手撸着大**巴对准嫩再次入,陈红第一次被大**巴从后面入,另一种快感从心里升起,双手抓紧床单,大声叫:"公公……媳妇好舒服……啊……儿媳妇让公公死了……好公公……你怎么这么会逼……媳妇会被你死……要命的坏公公……要命的大**巴……强奸儿媳妇的坏公公……会逼的公公……你真好……真会儿媳妇……媳妇不要活了……让逼公公死算了……啊……"

    老扒笑道:"骚媳妇……你越叫得荡……公公越有劲你……"

    说着把儿媳妇那已被压得皱巴巴的吊带裙脱下,陈红配合地扭动手臂让公公除去衣物,回过头伸出香舌舔着红艳湿润的嘴唇,半瞇着娇媚的双眼看着公公的**巴在自己的下体出出入入,老扒双手握住儿媳妇前两个肥美白嫩的大子,大**巴在儿媳妇下体缝出入,让儿媳妇抬高头,亲吻儿媳妇湿润的嘴唇,翁媳俩伸出舌头探入对方嘴里舔吸对方津,啧啧有声,陈红被公公得欲仙欲死,嘴里:"好公公……真会儿媳……死媳妇了……大**巴真好……会儿媳妇的公公……媳妇爱死你了……啊……媳妇又要来了……"

    在一片声浪语中又达到高潮,无力地趴在床上,任由老扒弄,老扒见儿媳妇不行了,抽出大**巴,翻过儿媳妇的身子和自己面对面躺着,搂着娇美白晰的身子,双手在儿媳身上四处游走,嘴里说着话,坚硬的大**巴不时磨擦大腿和骚嫩的小,不一会陈红又被公公挑起欲,一手紧紧搂住公公的脖子,一手握住坚硬长的大**巴搓揉着,水汪汪的媚眼望着公公,哼哼地娇声呻吟着:"公公……你真能干……媳妇都来了两次了……你还没……**巴还是那么大……那么硬……嗯……"

    老扒知道儿媳妇欲又起,想要大**巴了,就说:"骚媳妇……来……公公让你尝遍所有花样……你在上面……这样你可以控制速度……想快就快……想慢就慢……还能清楚地看见大**巴在你出入的情景……"

    陈红跨坐在老扒身上,手扶着大**巴对准骚,肥臀一抬接着往下一坐,长的大**巴瞬间没入骚,陈红感到骚涨涨的,大**巴把嫩塞得满满的,一阵麻痒的感觉涌上心头,忍不住上下耸动肥臀,骚含着大**巴出出入入,陈红低头看着公公的大**巴在自己的嫩里出入,心里涌起无比的快感,老扒双手抱紧儿媳的屁股,顺势挺动大**巴,次次到底只剩两个卵蛋在外面,一时间与撞击的啪啪声……大抽骚水卜滋声……老扒的笑和陈红的浪叫声……合着和的气息……使整个卧室充满靡之气。

    "公公……这样搞媳妇好舒服……媳妇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舒服过……啊……大**巴真好……公公……你真是媳妇的好公公……好会媳妇……会媳妇的公公……今天媳妇就让公公个够……"

    陈红完全忘了自己是和公公作爱,是翁媳间的乱伦,也忘了开始说的话,只让公公干最后一次,现在心里想的只有大**巴狠狠地自己,永远不要停,老扒舔着儿媳妇白嫩的大子,含含糊糊地回答:"好……公公今天就好好个够……把儿媳妇的骚烂……用把我骚媳妇的嫩浇灌得满满的……"

    "吧……烂媳妇的骚吧……用你的来浇灌儿媳妇吧……儿媳妇不怕……媳妇要公公把所有的花样都使出来……尽情奸媳妇吧……啊……大**巴……死媳妇了……"

    受到儿媳妇的鼓励,这时老扒坐起身子搂着陈红耸动屁股,大**巴狠狠地向上挺着媳妇的骚,一会和媳妇亲嘴,一会亲媳妇的大子,这样了10几20分钟,陈红再次达到高潮,忽然老扒抱起儿媳妇,手穿过儿媳的大腿抱住纤腰,陈红忙搂紧公公的脖子问:"公公……你要干嘛?"

    "公公要用另一种花样你……"

    老扒回答,说着站起来,在宽大的床上慢慢游走,大**巴仍然在骚里抽,陈红怕跌下来,紧紧抱住公公,任由公公抱着自己的大屁股往下压向大**巴,这样大**巴更能深入骚,这又是一种全新的刺激,老扒这时抱着儿媳妇从床上走到地下,向摄像机走过去,在摄像机面前,和儿媳亲热地亲着嘴,而陈红完全沉浸在欲中,没注意开着的摄像机……反应强烈地和公公亲热亲吻,不时伸出香舌让公公吸吮自己的香津:"公公……你好会逼……花样又多……媳妇好爱你……好大**巴……死媳妇了……你怎么还不……"

    "是吗……那以后愿意让公公你的小香逼吗?"

    陈红为了让公公快些完事,昏昏沉沉地答道:"愿意……媳妇以后天天让公公媳妇的小香逼……"

    老扒放下儿媳让她躺在床边沿,肥嫩的大屁股离开床沿,双手抱着儿媳的屁股,两条腿扛在肩头,大**巴狠狠地骚,直把儿媳妇奸得浪叫连连,哀求不断,这才在儿媳一片声荡语中出一股浓浓的,持续了半分钟才把乾净,而陈红也被浇得花心乱颤,达到了最高潮,老扒温柔地搂着儿媳妇,双手在儿媳身上四处游走,温柔地抚捏弄肥白大和阜嫩,说着令陈红意乱情迷的话:"媳妇……你真美……公公好爱你……子又大又柔软……屁股肥白挺翘……骚嫩的小又窄又紧……真是女人中的极品……公公得你舒服吗?"

    "嗯……公公……你的**巴又大又长……花样又多……又干得久……媳妇好舒服……差点让公公死了……"

    陈红意乱情迷下说出了自己也不敢相信的话,老扒觉得浑身粘粘的,便抱起陈红说:"我们先洗澡,然后到酒店吃饭。"

    陈红已被公公得浑身无力,任由老扒抱进浴室老扒把浴盆放满水,然后和儿媳妇一起进入浴盆,翁媳俩互相搓洗对方的身体,陈红搓着的手感到手中的**巴有了变化,如死蛇般的又渐渐涨大:"坏……又大了……公公你真行……"

    "嘿嘿……这就是公公的过人之处……大**巴刚完马上又能抬头……媳妇你想不想再尝尝……"

    "坏公公……媳妇才不要了呢……"

    陈红虽然这么说,可手依然搓弄已硬梆梆的大**巴,一双水汪汪的媚眼充满欲望地看着公公,老扒扒开儿媳双腿,大**巴入骚嫩的小,在水里大干特干起来,这个澡又洗了差不多两个钟头,老扒变着花样折腾奸着儿媳妇,什么站立式……跪式……狗爬式……后背式……69式……搂抱式……陈红被公公折腾得浑身软绵无力,任由公公奸蹂躏,最后在儿媳妇高声叫声中老扒又出一股浓,而陈红也达到第四次高潮,洗完后翁媳俩互相搂抱着走出浴室,老扒对陈红说:"媳妇……晚上别走了,留下来陪公公睡觉……"

    陈红想了想答应老扒:"晚上留下来陪你睡觉也行……不过过了今晚你不许再碰我……不然我现在就走……"

    老扒忙答应,饭后翁媳俩又去逛商场,老扒为儿媳买了两套高档吊带连衣裙,两条透明睡裙,一条白色的一条红色的,几套内衣裤,还有一双高跟凉鞋和拖鞋,回到家已是晚上10点,进屋后陈红先去洗澡,老扒则摆弄摄像机,刚弄完陈红就从浴室出来,身上穿着刚买的白色透明的低吊带睡裙,里面真空,肥美白嫩的大子露出大半,红色的头凸显,裙摆只及肥臀,裸露在外的白嫩的大腿和小腿充满感,乎乎的白嫩脚丫让老扒直想啃两口,肥美挺翘的大屁股向后翘起,老扒搂住儿媳妇就要求欢,陈红推开他娇嗔道:"不要急嘛……一回来就要搞人家……你先洗个澡……身上臭死了……反正媳妇又不走……等下让你个够……洗乾净点。"

    老扒忙脱掉衣裤冲进浴室,只冲洗了就走出浴室,陈红见公公光着身子这么快就出来娇嗔道:"下午洗了两个小时,现在两分钟不到,坏蛋……"

    老扒笑着说:"下午是和媳妇你一起洗,现在一个人洗当然快了,不然媳妇你和公公一起再洗,公公保证又要洗两个钟头。"

    "呸……坏公公……媳妇才不要和你一起洗……坏死了。"

    老扒让儿媳妇坐在宽大的床上,打开电视机和录像机,挨着儿媳妇坐下,画面出现一个老头和一个年轻貌美的少妇在床上说话,不一会老头搂住美少妇亲着嘴,美少妇热烈回吻,画面一换,美少妇已脱下老头的衣裤,蹲在他胯下替他含屌,老头撩起少妇的衣服伸手捏着大子说道:"媳妇……"

    "公公……儿媳妇舔得你舒服吗?"

    陈红知道这也是翁媳在偷情,手捂着脸娇嗔道:"坏公公……让儿媳妇看这种片子。"

    老扒一把搂过儿媳妇:"怕什么……把手拿开……看看……他们和我们一样……也是公公和儿媳妇偷情……你多学学他儿媳妇……她知道怎样伺候公公……怎么含屌……怎么叫床。"

    说着一手把儿媳妇的手拿开握住自己涨硬的大**巴,一手穿过腋窝伸入睡裙握住儿媳妇肥美白嫩的大子,陈红软弱无力地躺在公公怀里,双手分别搓揉和捏弄着公公的大**巴和大卵蛋眼睛盯着电视,这时画面里翁媳俩正用69式互相口交啧啧声不绝,老扒对陈红说:"我们照样子来……"

    陈红羞涩地点点头,老扒便平躺在床上,陈红跨伏在公公身上,肥臀对着公公的头,张嘴含住公公的大屌细心地舔吸着,老扒也扒开媳妇的,伸出舌头吸吮着,陈红一边舔吸公公的大**巴一边从嘴里扯出几毛说:"坏公公……这么多……害得媳妇吃这么多……"

    老扒拍拍媳妇的屁股,说:"逼了。"

    陈红配合地转过身,手抓住公公的大**巴,肥臀往下一坐,骚吞没了大**巴,陈红一面上下耸动肥美的大屁股,一面看着电视里秽的电视画面,电视里翁媳俩得正欢,媳妇也跨骑在公公身上荡地扭动身体,她公公双手抓住大子揉搓着,陈红看了更加情欲高涨,学着电视里的样子上下左右荡地扭动肥臀伏下身子,香舌伸进公公嘴里,完全不顾公公嘴里的烟味,任由公公吸啜自己柔软的香舌和香津,并互相搅舔对方舌头。

    老扒坐直身子,双手紧紧搂住陈红柔软的腰肢,屁股用力向上挺,陈红被公公得声浪叫:"公公……**巴好大……真会媳妇……大**巴真好……又又长……得儿媳妇好舒服……公公你怎么这么会逼呀……媳妇让公公给死了……"

    "骚媳妇,公公得你舒服吧……啊……小真紧……夹得公公好舒……服……"

    陈红被老扒的欲仙欲死,双手撑着床,一脚弯曲搭在床上,一脚抵着老扒下巴,耸动肥美白嫩的大屁股迎合大**巴的抽,嘴里更加大声地声浪叫,老扒把儿媳妇散发着淡淡香气乎乎的白嫩脚丫放紧嘴里舔吸着,老扒把儿媳妇抱起,在客厅四处游走,一边走一边狠狠地着儿媳妇,陈红双腿紧紧夹住公公的腰,双手搂着公公的脖子,任由公公奸蹂躏自己……

    终于老扒在儿媳妇第二次高潮时出一股,陈红已无力地瘫软在公公怀里,这一夜老扒几乎一夜没睡,连干5次,不断地变换花样奸折腾儿媳妇,陈红被公公折腾了一夜,骚嫩小……嘴里……大子……到处都留下了公公出的白花花的,这才和公公相拥着昏昏沉沉睡去。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