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第一章 心中有根刺(王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为了哄女朋友开心,我陪她花了八个小时排队,只为了让名动上海的刘瞎子算一卦。

    一直等到下午五点半的时候,终于轮到我们进去了,刘瞎子算卦的房间很小,估计还没有外面那间可以容纳上百人一起等候的房间的十分之一大。

    这个小房间内,除了一张桌子和他对面的一条长凳,别的什么也没有,房间内光线昏暗,桌子上点着一盘细细的盘香,好闻的淡淡檀香味充满了整个小房间。

    在女朋友表明要算感情,并且将我们两个人的生辰八字报给刘瞎子后,刘瞎子掐指一算,说我们俩是天生一对,虽有磨难,但好在彼此恩爱感情笃定,将来有儿有女,生活幸福美满云云。

    女朋友珍珍听了刘瞎子的鬼话,连声道谢后,痛快的掏出五张毛爷爷放在桌子上,带着墨镜的刘瞎子表情平静,好像他就是个真瞎子一般。

    我赶紧从桌子上拿回四张,结果被珍珍打了一下手,夺了回去又放到桌子上。

    珍珍开心的挽着我的手转身准备离开,这时却听刘瞎子在身后突然开口道:“姑娘,你男朋友今年将会有一次人生大劫难。”

    我今年25岁,属狗,今年是我的本命年,本命年里算劫难,这似乎早就成了算命界的必用伎俩了。

    看来这个刘瞎子果然是个假瞎子,他八成是透过墨镜看到珍珍掏了五百块放在桌上了,这可比他明码标价一百块一挂足足高了五倍,所以他认准了这条大鱼打算多敲一笔呢。

    珍珍听到这话,赶紧拉着我停了下来,转身又走回到刘瞎子的桌前,拉着我坐下后问道:“大师,可有办法化解?”

    “只要从我这里请两条高人开过光的内裤回去,替换着穿,在2019年2月4号中午11点14分14秒之前,24小时都不要脱下,就可以保证你男朋友今年平安渡过人生大劫难。”刘瞎子说着从抽屉里取出两条包装完好的红内裤放到桌上给我们观看。

    “大师,这款内裤多少钱一条?我想要买两条。”珍珍迫不及待的开口说道。

    “高人开过光的内裤不能说‘买’,要说‘请’,不然心不诚就不灵验了。”

    “好好,我想请两条回去给我男朋友穿,不知道多少钱一条?”

    “不多,只要8888元一条。”

    我操,这个假瞎子还真敢开口,我心里不愤的想。

    甚至有一盒内裤的包装盒上还贴着“¥18.00元”的价格标签,他居然就敢直接开口喊出8888元一条的天价,这他妈太没有职业道德了,好歹你买回来把价格标签撕了再忽悠人啊。

    女朋友也不是傻子,她狐疑的道:“大师,可是你那个内裤的包装盒上明明写的是18元一条。”

    “哦,这款内裤我们进价是9块钱一条,18块那是内衣店的零售价。”刘瞎子不慌不忙的道:“我之所以向你开价8888元一条,首先,我们这是请高人开过光的,其次,也是根据客户的劫难大小开价的,以你男朋友关乎生死的大劫难,只开8888元一条,已经算是跳楼大甩……呃,总之是良心价了。”

    这个江湖骗子真是想钱想疯了,我忍不住开口调侃道:“大师,你刚才说24小时不能脱下,那我跟女朋友做爱的时候怎么办?”珍珍在我胳臂上拧了一下,不过她并没开口说什么,似乎她也挺关心这个问题的。

    “其实只要在一个安全的环境下,内裤短暂的离开你的身体,通常也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但是我观你这次劫难难逃,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最好你在房事的时候,也不要让内裤完全离开你的身体,洗澡的时候最好也穿着内裤洗。”

    我靠,肯定是我刚才动手拿桌子上钱的动作惹怒了他,居然这么假的鬼话都能编的出来。

    他不靠谱,我就比他更不靠谱的说:“大师,只买两条我怕不够穿啊,你看,到2019年2月4号还有差不多8个月呢,而我的鸡鸡精力又太旺盛了,不仅每天早上会晨勃,就连白天在路上看到极品美女都会忍不住起立,我估计用不了俩月就被撑坏了,要不你多卖我几条呗?”

    珍珍在我胳臂上拧了一把,生气的道:“不许对大师无理!”

    “放心,我们开光的这款内裤很结实,莫代尔棉的,弹性极好,透气又舒服,如果不机洗的话,两条替换着穿,八个月内应该坏不掉的。”刘瞎子似乎一点也不生气,他的声音很有“大师”风范。

    “要不你还是多卖我几条吧,对了多买有没有折扣?”我继续调侃,结果又被珍珍掐了一把。

    “不好意思,我们这款本命年系列的消灾型红内裤是今年的最新款,而且都是根据客户实际情况定制的,所以没有折扣的。另外你要是想多请的话,也需要提前预订。”

    得!连算命的都被雷军给带坏了。

    一直到这一刻,我都认定了这个刘瞎子是一个不入流的江湖小骗子,他的骗术甚至都没我高,至少我还能让富家女珍珍死心塌地的爱上我,一心想要嫁给我,愿意为我大把大把的花钱。

    结果他下一句话说出口,我立马不淡定了。

    “你应该是双生子。”说着刘瞎子掐指又算了起来。

    我狐疑的猜测,难道是这个刘瞎子早就盯上珍珍了?他事先已经打探了我的情况,只是为了今天能骗我跟珍珍入局?

    我表情变得比刚才认真多了,静待他的下文,准备找出他话中的破绽,然后揭穿他。

    珍珍转过头,晃了晃我的手臂,用口型无声的问我:“是吗?”

    我朝珍珍微微点了下头,转过头盯着刘瞎子戴在脸上的墨镜看。

    “而且你们是龙凤胎,你妹妹应该已经不在了,如果我算的不错的话,她去世的那年,正好也是你们兄妹的本命年。”

    我追忆了一下,妹妹被淹死的那年,我们十三岁,还真的刚好是本命年。

    不过,虽然我家在千里之外,但是只要用心,这些情况也不是打探不到。

    刘瞎子继续掐指算着,这次用的时间足有一分钟,他才继续开口道:“你妹妹应该是溺亡,如果我算的不错的话,你妹妹溺水的时候,你当时应该就在现场,但你当时应该是被吓懵了,既没有施救,也没有求救,所以这些年来,你一直活在愧疚当中。”

    这句话咯噔一下,如同一块大石头突然压在我的心口,让我喘不过气来,我情不自禁的握紧了珍珍的手,直到珍珍吃痛开始挣扎,我才从痛苦中回过神来。

    是的,我妹妹溺亡的那天,只有我和妹妹两个人在场,是我带她去清水湖嬉水的,结果她不小心滑入了深水区,我当时被吓懵了,眼睁睁的看着她挣扎着沉了下去,我居然一个人溜回家去,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我爸妈、还有所有的亲戚和周围的邻居,他们没日没夜紧张的找了两天,也没能找到我妹妹的下落,最后妹妹的尸体第三天才浮出水面。

    这件事就是我内心的一根刺,这些年来它一直刺痛着我的心,没想到今天突然被这个瞎子给狠狠的拔了出来。

    我心里乱极了,无法集中精神,目光慌张而散乱,我只能看到珍珍的嘴一张一合,看到刘瞎子的嘴唇不停的蠕动,却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后来,我看到刘瞎子从抽屉里拿了一个POs机出来,珍珍递了一张银行卡过去,再后来珍珍拿上了那两条内裤,匆匆带着我离开了“刘瞎子起名馆”。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