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降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降温】

    药店里放着夜间新闻。

    新闻里说,本市的一个小区由于租户做饭的时候忘记关天然气,发生了天然气爆炸,现在正在和房东协商赔偿。

    谭滢问王博川,“为什么天然气会发生爆炸啊?”

    于是王博川就向她解释,天然气泄漏,在房间里浓度达到了5%到15%以上,遇到了任何火花、明火,就会发生爆炸。

    谭滢又问他:“那是不是很危险啊?会死人吗?”

    王博川摸了摸谭滢的头发,说:“非常危险,肯定会死人的,所以小滢不要进厨房,千万不要乱碰天然气阀门。”

    谭滢拿着刚刚买的药,看着王博川的温善的面容,乖乖地点了头。

    “谢谢警察叔叔,我知道了。”

    王博川将谭滢送到了家门口,将她抱下巡逻车,摆了摆手就准备离开。

    谭滢却拉了拉他的衣袖,说:“警察叔叔,我都告诉你我叫谭滢了,但是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呢。”

    淅淅沥沥的雨,伞下,女孩的眼眸映着昏暗的路灯,睫毛上是还未干透的泪痕,这一瞬间王博川的心中突然就跳出了一句诗来——巧笑倩兮,美目盼兮。

    王博川告诉了谭滢自己的名字,谭滢笑了笑,然后和他道了别。

    谭滢到家的时候谭海烧得有些厉害,她喂了他退烧药,又按照药店医师说的那样,用了纱布,沾了酒精给他擦身体。

    谭滢帮哥哥擦完了上半身,然后看着哥哥的睡裤发呆。

    哥哥在她面前,总是穿戴得整整齐齐的。

    她喜欢在哥哥怀里裸睡,哥哥就睡衣睡裤都穿得齐全,像是这样只穿一条内裤就躺在她身边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

    这也是她第一次见哥哥发烧,看见这样虚弱的、任人摆布的哥哥。

    谭滢褪下了谭海的内裤。

    并不太明亮的灯光下,她能看见他下面浓密的毛发,那根垂顺的、疲软的阴茎,以及那下面鼓胀的阴囊。

    即使叁年级还没有上到生理卫生课的,谭滢天生就知道,男孩子的那个地方是并不能随意被人看的,她也知道女孩子是不应该看男孩子的那个的。

    可是为了让哥哥的发烧早一点痊愈,她选择了用酒精物理降温,那就应该全身都擦拭一遍。

    谭滢一直以来,都觉得男人胯下的那个东西是丑陋的、狰狞的,是天生的畸形的肿瘤,是她和哥哥出生的恶因。

    可是当她看见谭海的阴茎时,她却并没有那种恶心呕吐的感觉。

    她只是好奇这副和自己完全不一样的生殖器官。

    谭滢将酒精倒在了纱布上,将纱布打得半湿,缓缓擦过了哥哥浅粉色的、稚嫩的性器。

    她觉得哥哥的这个地方比其他的皮肤更烫一点,于是她就多擦了两遍。

    没想到她越是擦拭,这里的温度就越高。

    在她擦拭第叁遍的时候,她发现哥哥的阴茎在她手中慢慢变得坚硬和粗长。

    谭滢吓了一大跳,连忙放开手,举着纱布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在慌乱间看到哥哥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他们其实长得并不相像,两兄妹之间,只有谭滢继承了父母所有的优点。他们唯一的相似之处就是那双深褐色的眼睛。

    这双眼睛正凝视着自己。

    谭滢不知道谭海什么时候醒的,也不知道他到底看了多久。

    “幺儿,你在做什么?”谭海沙哑着声音问她。

    他的语气是温和的、毫无责备的意思,仿佛真的是想问她在干什么一样。

    她涨红了脸,神色慌张,张着嘴想要解释,却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谭滢在脱哥哥的内裤的时候,其实内心未必是没有做坏事的念头的。

    这个时候谭海看到了他手上的酒精和纱布,好像是明白了一样,叫她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只是让她早点上床睡觉。

    谭滢熄了灯,心里惴惴不安,没有像以前那样裸睡,她穿着睡衣直接躺在了谭海的身边。

    谭海伸过手,将谭滢拉了过去抱在怀里,用手摸着她的耳垂,低声叹息:“幺儿耳朵都发烫了,是不是也发烧了?嗯?”

    谭滢僵着身子,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怎么穿着衣服睡觉了?你不是穿衣服睡不着吗?”

    谭滢还是没有搭理哥哥。于是谭海就将她转了过来,面对面地看着她。

    黑暗中,谭滢并不能看到哥哥的脸,但是她仍然能感觉到一股视线落在了自己的面容上。

    然后谭海吻了她的嘴唇。

    谭滢摈住呼吸,一动不动。

    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一次接吻。以往谭海吻她的时候,眉心、发顶、脸颊都吻过,但是他们从未真正意义上地嘴对嘴接过吻。

    他用舌头描摹着她的唇形,在这同时,他的手也在脱她的睡衣。

    在谭滢被亲得有点喘不过气来,张口呼吸的时候,哥哥的舌头趁机而入地叩开了她的牙齿,在她的口腔里一遍一遍地乱动。

    谭滢觉得自己嘴里挤入了某种类似于贝类的、会分泌粘液的软体动物,她不太喜欢这种感觉,但是也没有用牙齿咬他的舌头。

    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与哥哥接吻其实在她心中并没有什么问题。

    谭滢觉得自己的身下有根硬硬的棍子一样的东西抵住自己,她知道这是刚刚她擦拭过的谭海的性器。

    她想伸手去摸,但是被谭海的手阻止了。

    一吻结束,两人都有点气喘吁吁。

    哥哥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幺儿,不耍了,好好睡觉。”

    他们赤裸着拥抱在一起,在被窝中相互温暖,像是山洞中两只彼此舔舐伤口的小兽。

    第二天醒来,谭海已经退烧了。

    他们又恢复了比平常兄妹更亲昵一点的兄妹关系,哥哥温和,妹妹乖巧。

    他们之间只会发生亲人间的拥抱,只会亲吻兄妹之间能亲吻的地方。

    仿佛昨天夜里的耳鬓厮磨只是一场梦境。

    -------------

    没存稿,所以是缘更,写了就发,没写就没写。发泄之作,没有大纲,最后会不会脱缰我也不清楚。最后肯定是he。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