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从婺源回去,路铮没着急去望都,而是联系了徐念学校的年级主任。

    他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早不去北县晚不去北县,偏是年前,就算真是需要老师外派,那也不能是徐念。

    年级主任也很为难,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让他回去找路总。

    路铮跟他爸路剑强关系一直不好,当初因为选专业,路剑强大打出手,路铮当晚就跑了路了,义无反顾的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建筑行业。

    用路剑强的话来讲,拼死拼活干十年不如生意场上几分钟的一份合同。

    他推开路剑强办公室的门,很多年没有来过,路剑强正在和秘书谈话,看见他,伸手示意秘书出去。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路剑强说。

    路铮在他对面坐下,嗤笑:“你搞这套小动作不就是逼我来见你吗?”

    路剑强看着他:“我挺喜欢徐念这姑娘的。”

    路铮觉得可笑,喜欢把她安排到北县?

    “您的喜欢可真让人害怕。”路铮嘲讽。

    路剑强并没生气:“路铮,我可以接纳徐念,但你必须放弃你所谓的理想回到路氏集团,或者你可以坚持理想,放弃徐念。”

    路铮站起身,一拳砸在红木桌上:“你以为你谁?我为什么要放弃徐念?”

    路剑强看他手指关节发红,推了推眼镜:“现在可以是北县,未来可以是西县、东县,只要我想,你和她这辈子生离并不是难事。”

    “她可以不工作。”路铮咬牙切齿。

    路剑强轻笑:“她是那种会心安理得靠男人生活的女人吗?”

    路铮知道徐念不肯,她绝不会靠他。

    他看着自己亲生父亲:“卑鄙。”

    “理想与女人,选择权在你,选择回来对你来说是双赢。”

    路铮知道这是个死题,在没有徐念以前,他可以义无反顾选择做他想做的任何事,在有徐念以后,她成了路剑强威胁他的砝码。

    用尽一切在为企业添砖加瓦,终其一生无法再拿起自己热爱的画笔。

    “你好好想清楚,在此之前,你与徐念不要见面了,等你想清楚,我自然会让你见她。”

    灯光映得路铮的脸几分诡异的白,他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

    “如果我到了路氏,您就不怕我把路氏搞垮,毕竟我对企业没有什么感情,对你更没什么感情。”

    路剑强看着他:“选择权在你,如果真有那么一天,那我认。”

    桌上的电话响起来,路剑强面色凝重,他站起身,出门前对路铮说:“徐念四天后出发,你有四天可以考虑清楚。”

    说完就走出了办公室,和秘书说了些什么,秘书将路铮带到了顶层的休息室。

    徐念回来第一件事就是被告知出发时间是周六早晨,已经定了火车票和大巴票。

    她去超市买了些东西,回去跟顾若音说了这事,顾若音红了鼻子,徐念总觉得顾若音不对劲。

    可具体哪里不对劲她也说不上来。

    路铮有两天没联系她,他难道去望都了?

    可他去了也不该不联系她,徐念想发信息问,打了几个字又删掉了,每次都是他主动联系她的,徐念想了想还是没发。

    直到走的那天,徐念都没有见到他。

    南城已经入冬,今天下了入冬的第一场雪,小雪卷裹着寒意。

    看着车站进站口的顾若音,徐念心里堵得慌,以前上学顾若音从没送过她,这是第一次,顾若音送她。

    可她忽然感觉到了一种叫做孤独的情绪,好像此去无回,南城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家。

    明明生长了二十几年的地方,可是只有此刻让她觉得这里是家。

    “妈妈,回去吧。”徐念强忍着酸涩。

    顾若音朝她招招手:“你照顾好自己。”

    徐念点头,转过身,脸上湿漉漉的一片。

    顾若音离开了火车站,打车去了公墓,一路的风景在倒退,她有很多年没有好好看过这座城市,印象里南城是温暖的,路两边是常青树,往东边有座山,她揉了揉额角,真的好多年没有看过南城了。

    “你是去看谁的呀?”师傅问她。

    顾若音温和开口:“我丈夫。”

    师傅看她年纪不大,有些惋惜:“哎~日子还是要好好过的,你年纪不大,后面路还长。”

    顾若音微笑点头,她怎么走后面的路呢?她没有办法走了。

    徐律年用了一生爱的人被她亲手扼杀,她以为是报复,以为是解气,到头来却是一出荒唐闹剧。

    她下车在公墓的纸钱店买了两百块钱的纸钱,一包纸钱十块钱,一年一次是二十年,徐律年死了十九年。

    她蹲在那一排排的无碑的墓墙钱,点燃了纸钱,雪花飘在纸钱上。

    她抬头看着徐律年叁个规整的大字。

    天灰蒙蒙的,安静得只剩下雪花,可是她的心却好像一片片的被凌迟。

    “今天下雪了,你冷不冷?昨晚在家里找你的大衣,发现很早以前就扔了……”

    她无声的烧着纸钱,风吹着灰烬和雪花一同飞扬。

    “这些年也没人给你烧纸,傻不傻,没钱也不敢回家。”

    “徐律年,我走了,今年以后都不来了。”

    顾若音烧完最后一包纸,踮起脚伸手摸了摸碑上的叁个字,好像在摸他的脸。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