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第三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到婺源已是深夜,徐念又困又精神,她很久没这么出来玩过了。

    夜里没车到镇上,在火车站边上找了个快捷酒店。

    路过一房间,听着里头咿呀呀的声,徐念耳根子发烫,加快了脚步,关起来的春意扰乱了安静的夜。

    进屋,开空调。

    路铮换下衣服抱着她睡,谁也没提与春色相关的事。

    徐念窝在他怀里:“好不真实。”

    他揽着她,有力的胸膛贴着她的背,苍劲有力的手握着她的乳房,将柔软捏成任意形状,潮湿的床褥有一点霉味,裹着徐念身上的奶香。

    “哪儿不真实?”他问,手指撩拨乳尖,她扭了下挣不开。

    “我还没给领导请假。”

    他不让她挣,与她抵挡的手纠缠:“那你现在发个信息?”

    徐念抿唇,她不知道怎么说,说自己大半夜出远门了?

    还是说自己不舒服?

    “算了。”她回,又觉得不痛快,乳尖麻麻的,伸手打了他一下,“都是你。”

    他抓着她细软的手指,十指紧扣,压在枕头上:“怎么是我了?”

    “不说了,事已至此。”说什么都没用。

    他低头亲她的小嘴儿:“你说啊——”

    徐念被吻得无法呼吸:“不说。”

    唇齿交融,他的手钻进她的内裤,摸着她湿漉漉的花缝,浅尝辄止,没有放进去,只道:“这家店不太干净,明天再弄你。”

    徐念脸烫到不行,推他:“流氓。”

    “嘿!小样,非得逼我现在操你?”他捏着她下颚,不让她躲。

    徐念嘴巴被捏得鼓起来,口齿不清:“明天,今天累——”

    他在她唇上轻啄。

    “给你请过假了。”他在她耳畔说,嘴里的热气让她耳根发软。

    徐念转过身,面对着他:“啊?真的?”

    他点头:“对啊,祖宗。”

    她瞬间变得开心了,不用担心明天怎么提请假,也不用担心什么理由最不会被质疑。

    “你太坏了!”她说。

    他是故意折磨她的,故意让她一路担心请假,让她一路心神不安。

    “好学生不就最喜欢坏男人。”他痞邪说道。

    徐念喜欢听好学生叁个字,也喜欢他坏,他的怪坏不是真的坏,是隐隐的坏,让人讨厌又喜欢的坏。

    明明很坏,却又帮她解决了很多事。

    她妈破坏了他的家庭,他还是义无反顾的站在她这边;明明那个被打的女生跟他没关系,他还是帮她解决了问题;知道她想任性,提前帮她把假请了;还知道她一直在做老好人,他可以不这么做,可以只跟她谈性,可他都没有。

    隔壁又传来了不合时宜的呻吟,隔音真差,断断续续的,挠人心扉。

    徐念把头缩进了被子,怎么这声没完没了。

    路铮把他拽出来:“好学生,你害羞什么?又不是操你。”

    “我困了。”她转移话题。

    他从背后抱着她:“可我硬了。”

    她感受臀间那根坚硬如铁的东西,它以准备好的姿势想要拉她共沉沦。

    “隔音差的。”她可不想自己的叫声被隔壁听了去。

    他低笑:“那你忍住不要叫。”

    “不行,我忍不住。”她太知道他的厉害。

    逗得他噗嗤一笑,在她脸上落下一吻:“逗你的。”

    徐念钻进他怀里。

    这一夜徐念睡得很熟。

    第二天起的晚,他给她买了早饭,吃完坐上了去镇上的大巴,山路颠簸,她昏昏欲睡,路铮倒是接了好几个电话。

    压着声音,徐念半梦半醒听见他在训人。

    “我是没跟你们说过?李泰这人信风水,不是提前说了要找个风水师傅,你们怎么搞的?”

    “现在知道方位错了?早去干嘛了?”

    “怎么补救?收买风水师傅?”

    ……

    他挂了电话,徐念抬起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凶。

    “你要有事,我们就先回去吧,下次来也可以,反正不是很远。”她说。

    路铮把她的头摁在肩膀上:“好好睡,别操心我的事。”

    徐念想起昨晚:“你昨晚还说家里都听我的。”

    “怎么,还没结婚就开始妻管严了?”

    徐念也不是妻管严,只是单纯不想因为自己耽搁了他的事。

    路铮握着她的手:“你就不能开心地玩吗?操心这操心那,玩个屁。”

    她也不想操心,可是她总会想得远些,比如对于路铮来讲,南城对他的职业发展远没有望都有利,他一直都在望都工作,怎么可能让他因为自己而抛弃原来的工作。

    想到这,又觉得自己和他有很大的差距。

    她当初选择做老师就是因为这份职业让她安稳,让她一眼能够看得到边。

    徐念紧握着他的手,她不知道未来是怎么样的,她看不见前路,一点也看不见。

    “路铮,你什么时候回望都?”她问他。

    他回南城是因为一个项目交付,本来没打算待很久,结果因为遇见了她。

    “等婺源回去。”他回,有个项目在谈。

    “正好,我们学校要派个老师去北县。”

    路铮脸瞬间就垮了,他看着徐念平静温和的样子,这么大的事她现在才说。

    她看他不说话,知道他不高兴了。

    她也是闷性子,不太爱说话。

    二十分钟后。

    “你知道北县和南城隔了多远吗?”他冷着声。

    她点头:“火车二十个小时,还要转大巴八个小时。”

    他一听更炸了:“为什么这破逼学校什么破事都轮你头上?不行,你不许去。”

    徐念觉得他像小孩子发脾气,有点可爱。

    “你想去?”他问她。

    徐念说不上来,也说不上来不想。

    “还好。”

    “徐念,你的心是铁做的,怎么能这么硬,你都不会想我吗?我们刚刚谈恋爱你就跑那么远,你是不是不想要我?”

    徐念受不得他这种语气,心里酸溜溜的,要是换做以前她就去了,毕竟这个世界对于她来说好的坏的都无所谓,现在不一样了,她开始有了想要的东西。

    她想要路铮,想要他在身边。

    人有了眷恋,就会难过。

    “对不起。”她淡淡开口。

    “你道什么歉?你又没做错。”

    他气她好脾气,气她不作为,一想到她这么过来的,更气了。

    “让一个女孩子去山区支教?真他妈想什么呢!”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