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第62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师父好厉害!”

    桃兮也顾不得自己因为师兄的嫌弃而摔了个大马哈了,眼里只有南漪威武的身影。

    只要师尊赢了,敖烈就能回来了是不是?

    那魔修被南漪掐着脖子拎到众魔修面前。

    不知为何,竟没有魔修敢弃他不顾,纷纷投鼠忌器。

    “要怎么将人从魔剑里弄出来?”

    南漪知道掐不死他,只能让他难受一下。

    “呸,你死了这条心吧,被祭剑的人,又怎么可能活着出来!”

    他不说,南漪也拿他没有办法,正当她耐心耗尽要杀人时,塔外响起阵阵雷鸣。

    倏地,一道雷劈下,直劈到南漪脚边,幸好南漪一个旋身躲过了。

    而原本气定神闲的魔族,却开始紧张起来。

    一个个忙着躲避天雷的攻击,还不忘去抓桃兮。

    北寂虽平日里跟桃兮打闹,也看桃兮不顺眼,却容不得其他人在他面前伤她。

    这还是师尊也在呢,绝对不能叫师尊看到他不爱护师妹。

    北寂一边躲避魔剑亲昵的接触,一边拿起青凇剑,一剑便之力便能使众魔颤抖。

    魔族打不过他们,便竭尽所能的游说桃兮,比如什么,里面封印的是你的亲生父亲,你只是失去了一滴精血,你父亲却要永远被封印在里面了等等的话。

    然而桃兮面色冷淡,往北寂身后退了退,低垂的眼里全是恨意。

    敖烈是为了救她,才会自投罗网,跟魔族走的,也是为了救她,才被用来祭剑的。

    桃兮心绪不稳,揪着北寂衣角,“杀了他们,师兄,你快杀了他们,是他们害死了敖烈!”

    北寂考虑到师妹现在难过到不行,罕见的没有无情的把衣角抽出来,而是低头轻声说,“那你让开些。”

    当桃兮让开后,北寂将一身元婴力量灌注青凇。

    他虽是元婴,然而元神却是天生压制这些普通魔修的。

    那些魔修甚至在他身上,看到了往日强大恐怖喜怒无常的魔君的影子!

    “魔君,你身为魔界魔界,为何要帮这些虚伪恶心的人修!”

    有魔修被北寂剑气重伤后不甘心的吼叫,希望唤起北寂身为魔君的良知。

    “快,快撤!魔君正在历劫,他不会听你们的!快撤,天界派人过来了!”

    原本被南漪卡主脖子的魔修不知道何时挣脱了下来,反观南漪手上留下几滴黑气腐蚀的痕迹。

    北寂急的不行,那几个魔修一眨眼就不见了,他只得赶忙走过去几步对南漪说,“是不是那个魔修对师尊使阴招了?师尊这伤可有碍?师尊疼不疼,需不需要弟子吹一下?弟子去杀了那魔修给师尊出气!”

    北寂一张小嘴叭叭的就说了一串话,幸好南漪理解的也快,及时把人抓住了省的他真单枪匹马的去找那魔族。

    只是刚把人拉回来,又有魔族现身,那魔族模样生的倒是嫩,只是看着南漪等人时的气愤嫌恶与其他魔族如出一辙。

    只见他生气的指着北寂,“快将我魔族的魔剑还给我!”

    北寂无所谓这把魔剑。

    可敖烈是献祭于魔剑的,桃兮自然不愿意给。

    于是她死死护在北寂身前,就怕北寂真将那魔剑交了出去。

    北寂还没这么傻,他握着师尊受伤的手,看着魔修时眼睛几乎要冒出火光,“该死,你还敢过来,活腻了!”

    带着顶级威压的一剑砍去,那魔修蓦地瞠大了眼睛。

    直到临死的那一刻,他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魔修没一个愿意过来讨要魔剑的。

    即便是在高楼上,他们依旧听见了最下面的吵闹声,南漪抬头看去,只看见阳光乍现,然后一条青色的龙盘踞在天空中。

    下面所议论的,便是这条龙。

    那龙在天上盘了会儿,很快像是发现了目标似的,直直冲着北寂俯冲下来。

    又在他们面前化作一带着龙角长须的人形。

    他震惊的看向南漪,“南漪仙子,竟然是你!”

    再转头看了一眼北寂,年老的老青龙觉得自己要昏厥了,“北寂帝君?你,你怎么也在这?”

    龙王震惊,龙王难过,他震颤着一只苍老的手,指着浮在北寂面前的魔剑,出口声音凄凉,“我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苦呢,才离开父王几百年啊,就遭遇了这种事情。”

    龙王悲痛不已,企图夺过魔剑抱进怀里。

    然而魔剑护主,也不是什么人都碰得的,霎时便散发出凌厉的光芒,叫龙王不得近身。

    南漪沉寂问他,“您刚刚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龙王傻了眼,过了会儿才想起来,“哦对,你私自渡了忘川,理应前缘近失,记不得这些事了,但是也不对啊,你们俩咋在一起了呢?仙子你原谅北寂帝君了?”

    他的悲伤像是走走形式的,很快就被其他东西吸引了注意力,认真发问。

    南漪对他所言,皆不知,自然无法回答他。

    桃兮还紧张的问龙王可有法子让敖烈从剑里出来。

    龙王只装模作样是哭了会儿,便说是有法子的。

    至于是什么法子,他却有些含糊其辞。

    第73章

    北寂对敖烈如何复活没有兴趣, 他握着剑柄的手用力到指骨泛白,“你说,我是什么人?”

    “额, 您是南漪仙子的师父,北寂帝君。”

    这身份倒是换了个位。

    不等北寂再问些什么, 龙王又继续说, “但是您于万年前已经堕魔了, 就算后来您封印魔域,为天界做出巨大贡献,也只能功过相抵, 却再不是帝君了。”

    南漪看着自己素白的掌心, 她是, 南漪仙子?

    面前这自称龙王的人说的话有八分可信,这些光从魔族人对北寂的称呼, 魔剑对北寂的亲昵等都可以看出来,只是……

    北寂心头一跳, 突然有了什么不好的预感, 还没来得及转移话题, 就听南漪问, “那北寂……是为何堕魔的?”

    “这本王也不太清楚, 但天界素有传闻, 是与仙子您有关。”

    北寂紧张的将手伸过去,偷偷摸摸的拽着南漪的手, “师尊,上一世的事咱们就不要问了吧,这一世过得好就行,您说是吗?”

    他小心翼翼的说着话, 竟让南漪有些莫名疼惜。

    “我只是好奇而已,你不喜欢,我就不问了。”

    南漪当真没问。

    龙王看两人关系亲密的样子,竟有些欣慰的顺了两把胡子。

    他早就觉得这二人甚配,几万年前就有感觉,只是他们太作了,好好的一段感情,硬生生给作没了。

    龙王告诉桃兮,敖烈苏醒后会变成魔剑的剑灵,于是桃兮说什么也不愿将魔剑留下,硬是带在身上护着,跟人离开。

    当他们落在塔下的时候,各大宗门的人似有所感,纷纷激动的看着她,仿佛她就是这世间的救世主。

    只有南漪自己知道,若不是北寂对他们有血脉压制,她也赢不了。

    两人表示魔剑放在镇魔塔里太过危险,他们将亲身携带魔剑,以防魔族人过来强夺。

    众宗门一起商议了下,纷纷同意,魔剑放在这魔族还能经常过来看呢,比不得放在南漪自己手里。

    于是南漪就这样带着魔剑离开了镇魔塔。

    几人隐居于城镇中,又不差钱,倒是过得逍遥快活。

    只有北寂看着那柄被桃兮当做命根子的魔剑眼神愈发阴暗。

    他想起那日在镇魔塔高楼,那条青龙用传音入密告诉他,只要他再握上这把剑,就会记起一切从前的事情。

    从前的事,从前他跟师尊的事……

    这对他的诱惑力实在是太大了。

    北寂抿着唇,他不想丢失任何跟师尊的回忆,哪怕那些可能并不美好。

    他偷偷去到桃兮存放魔剑的房间,心里已经做好了几万年前他是因为被师尊拒绝才堕魔的准备,抬手握了上去。

    一瞬间,魔剑像是找到了主人,浑身散发强大气势,黑白交缠,以这个房间为中心,一股巨大的力量四散开来。

    北寂有些害怕,手却像是黏住了一样,怎么都松不开。

    他已经感应到师尊往这边过来了,怎么办?

    没等他想出解决办法,无数的记忆被塞进脑海,神识无法承受,他一下子昏厥了过去,脑海里依然浮现往日的点点滴滴。

    那是几千几万年的记忆了。

    而在这记忆里,他大部分时候都是孤身一人,一开始只是不需要陪伴,后来他收了一个徒弟。

    那是天地自然孕育而生的南漪仙子,是天赋极高者,只用了几百年,就超越了大部分神仙。

    两人朝夕相处,互生情愫。

    在这场荒诞的记忆里,北寂看到,那天赋极高的南漪仙子,没有任何要压抑感情的意思,直接便像他坦言,希望两人结为道侣。

    可真正拒绝的!竟然是他!

    北寂不敢相信,他竟然会拒绝师尊?

    记忆还在往下走。

    南漪看起来对他的拒绝毫不在意,只问了他原因,当听见师徒之恋视为不伦时,她低头嘲讽似的轻笑一声。

    之后,便再没有提过这件事,甚至提出要搬出他的仙府。

    可偏偏他,又不愿意这样结束两人的关系,让两人一点联系也没有。

    他不愿同意与南漪做道侣,却也看不得她离开,更看不得她同其他人行为亲密。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