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29.Firewemake2(h)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cass,成小姐,成弈,彤彤,Babe,我叫你哪个好?你不穿衣服跳给我看?”

    *

    黄闻嘉刚刚在二楼的卡座上看她在舞台上接彩带的样子,退一万步讲,那般专注纯真的模样和现场琉璃的五光十色格格不入。很像多年前,她扶着真真在酒吧门口等着他和孙皓月来接的时候,全车人都上车了,她打开车窗双手接雪花,车里的暖气被搞得一塌糊涂。

    孙皓月问她,没看过初雪。

    她回过头,暖橘色的路灯照在她脸上,镜片有点反光,黄闻嘉从后视镜看着她泛红的脸,一呆一呆,打了个酒嗝赶紧捂住嘴,又打了一个。

    五官都呆住了,连续点了两次头。

    捂着嘴要哭出来了,黄老师孙老师对不起,我想吐了。

    孙皓月还没来得及递上垃圾袋,成弈就逃出车门自己在路边的绿化带上把胃中的翻江倒海颠覆而出。

    孙皓月留在车里照顾黄艾嘉,黄闻嘉下车盯成弈。

    隔着薄薄的衬衫和羊绒马甲,黄闻嘉就半弯着身子拍她的背。成弈哗啦啦地蹲在地上干呕,一手摘了自己被风吹的摇摇欲坠的贝雷帽,递给自己身边的人,一手又推了推自己的眼镜框。

    眼泪说来就来。

    黄闻嘉听着她抱着头小声啜泣,贴身准备把人扶起来,问,是胃不舒服吗?

    成弈抬着头,泪光浸泡过的大佬早就没有商场上的英气,风吹着额前的碎发就像邻家大哥哥。那个雪花打在他的身上,又打在自己的脸上,还打在泪光里,或许能泛起涟漪。成弈又逼出一汪泪水,指着黄闻嘉手中的矿泉水瓶。

    黄闻嘉把矿泉水拧开递给她,看着她安安静静走到垃圾桶边漱了口回来才开口。

    我刚刚想我弟弟了。

    成弈一开口,就问自己,什么狗逻辑。

    黄闻嘉拍了拍她帽子上的小雪花递给她,又指了指她肩膀上,问,想家了?

    成弈还是呆呆地摇摇头,拍了拍肩上的雪花,又松了松头顶的乱发,推了推眼镜框,说上车吧,谢谢黄老师。

    车上孙皓月说,同学啊,你不要一口黄老师孙老师的,叫的我们俩不好意思。

    成弈摸着自己的贝雷帽。靠着车窗嘟着嘴巴,不冲突啊,我妈说出门在外遇到不熟悉的长者就这样称呼。

    那天的车速刚刚好,小雪划过车窗的速度,在澄净的灯光里,化成了流星。

    后来她告诉黄闻嘉,她点两次头的意思是,她看过初雪,现在也看过北方的初雪了。

    那天她是真的想家了。

    *

    黄闻嘉带着戾气把她拉进了男厕里,发了狠把人按跪在马桶上,她的蝴蝶骨都是酒气之红,情和欲是什么色,今晚就是她的酒气之红。

    她现在玩激将那一套也如鱼得水,转头给出警告:“怎么?刚没看够吗?”

    黄闻嘉看着成弈想要立住自己的身子,双手先老老实实地撑在了马桶盖上,这姿势已经是输了。动了动喉结松开自己的领带,看着她转来的不甘之势,连着捏着下巴,拇指轻佻摸着红唇:“对啊,没看够。”

    又加重了拇指的力量,直接冲入嘴腔,划过黏腻的牙龈,“还想看,要不穿衣服那种”

    成弈含住了他的拇指,狠狠咬了一下,才不管他痛不痛,狠劲中带着威胁:“好啊,钱给到位了我就跳。”

    他用一只手直接钳制她的自由,将人返拉挺直腰板贴至自己的胸前;双腿夹住向他发起的不安分踢动;指尖更是无忌地将她的一字肩拉低一点,在她耳边轻轻呼出:“Babe,你喝多了。”

    成弈这次是真的跪了,被他一喊Babe心就软,“我没喝多,我能清清醒醒地走出这个男厕所。”

    meanwhile,隔壁开始发出不可描述的声音,气息的交换,唾液的融合,肢体的碰撞,dirty  talk一秒不漏一分不差传入这一平米都不到的空间里,充盈着两人的感官。

    他不是第一次获的天时地利的骄傲感,偏偏此刻尤为觉得不同往昔,使坏拍了一下她的蜜臀,弹力之间发出一声脆响凝固在气息之间:“你没喝多,那你听听这是什么声音?”

    几乎用气语轻浮道:“我们要不也做做?用你最喜欢的姿势,发出比这个更好听的声音。”

    他妈的她现在这个姿势就是后入啊,她最喜欢在紧要关头后入

    溃不成军,毫不留情拿着激他的那套:“庄雯的声音肯定比我更好听。”

    黄闻嘉一个“操”字逼出,狠狠咬了一口她的锁骨,直接将人提起按在墙边,成弈被擒住的双手被死死钉在冰冷的大理石上。配着软唇相触和舌尖相缠的节奏,黄闻嘉另一只手就在她的天鹅颈上来回抚摸,最高的时候在耳垂的软肉上,最低的时候在锁骨心出点到即止。

    成弈一开始还扭着身子,挣扎了五秒发现无济于事,再动整个衣服都要自动退下了。她被黄闻嘉的吻堵得眼前天花乱坠,她根本不愿意睁开眼睛看对方是怎么吞噬自己的,华丽的大手只要落在她的肌肤上,她就会心动地更近一层。

    直到背脊一片冰凉,在被施舍换气时救命吼出:“脏!”

    成弈低头瞄了一眼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拉在腰上了,墨绿色前扣文胸半包的胸发着水蜜桃的粉红,是酒上身还是刚刚被摸的,都不重要了。投出祈求的眼神,软软道:“不要在这里好不好?”

    黄闻嘉去含她的耳间:“那哪里好?”

    成弈知道黄闻嘉现在正在隔靴搔痒,隔着牛仔布料,他的指尖就在小穴口处打转着,成弈的气息融成一汪春水。

    “回家。”

    他把点缀留在锁骨片刻,轻松地把文胸前扣解开,蜜桃肉一般的酥胸在空气里散发着浓浓的玫瑰气。黄闻嘉手指点在奶尖上,看着她在起伏中变得饱满通红,轻轻将迷情摩挲到一个新的高点:“回谁的家?我在这没有家。”

    她像一个受罪的神灵,垂着脑袋,浮在救世的阔肩上,一口咬着肩胛骨上的精肉,抑制发出久违的愉悦感:“回我家。”

    齿过的痕迹,服装的原有的纤维排列组合,破坏的全盘散沙。

    黄闻嘉鳗鱼一样的手指在她的阴瓣上来回蠕动,阴瓣顺滑,手指也顺滑,滑着滑着就了无尽的甬道里。

    太潮湿了,没人能估得了自然归零的魅力。新一轮的万物生长就要在这个凌晨迸发。

    身体被熟悉的味道亲密进攻,成弈闭着眼在微透的光里,感觉的到黄闻嘉的舌尖真舔着自己的奶尖,越来越坚挺越来越像红宝石一样耀眼;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而来,在软胸上,锁骨里,在侧颈处,在耳背后,在上唇吸,在鼻尖点,在眼窝喘。

    她是飘了。

    小穴在不断的探出探出间,找回了收缩的规律,想要被送往更深的地带,更紧密的地带,更潮湿的地带。

    成弈几乎是抱着黄闻嘉的肩膀,才能稳住自己发出气语,“还想要。”

    前发松散落在眼前,把视线挡得模模糊糊。黄闻嘉挪出一直抚摸在她天鹅颈上的手,撩开秀发,在迷离又渴求的眼光里问她:“今天用的什么香?”

    “portrait  of  lady.  ”

    又一根手指放进了小穴,成弈舒服地扬起自己的下巴,光刺激她的双眼,在喘息中飘扬。

    “窈窕如你。”

    黄闻嘉的唇顺着她扬起的弧线,舌尖带着津液从下巴一直舔到左边的锁骨上。

    “我香还是它香?”

    黄闻嘉抽出湿漉漉的手指将淫液渡在成弈蜷缩的手指上。成弈把带着自己香气的手指伸进黄闻嘉的嘴里,触碰在舌头上,牙周间,她看着黄闻嘉吸住自己手指,一副浪荡又不失正气的样子。

    舌尖舔着他耳垂问,“我香吗?”

    “香。”

    成弈的手指被舌尖温柔的拌缠上。她闭着眼睛半挂在黄闻嘉身上,等着小穴再次被填满。

    “我看着她朝厕所这边来了,要不让她同事过来看看。”

    蔡恒远的气息落在土地里,浮在云端的人万万料不到。

    “啊。”

    从黄闻嘉的头顶传出,他一边吸着成弈的奶子,一边用两只手指狠狠地插了成弈一下。

    成弈拉着黄闻嘉的领带,瞪着一眼,你太坏了。

    黄闻嘉抬起半个头,看着她脸上满足、害羞还有一丝难堪,眼里都是诱哄。

    淫叹充满整个流水间。

    我是分割线~

    portrait  of  lady,窈窕如她,Frederic  malle的经典香,怎么讲,就是一个很有攻击性的玫瑰香,这牌子不便宜,可以去上海iFc和北京SKp试香体验。

    前文有提这个回忆是她们第叁次见面的时候,我记得写了戴着平光眼镜和贝雷帽吧,具体搭配你们可以搜搜钟楚曦《宠爱》有一场路演造型,大同小异。额头比较宽,头颅比较平塌的妹子可以借鉴贝雷帽的搭配~

    喜☆欢☆收☆藏:wo o1 8 . v i p (w oo 1 8 . vi p)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