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第四十七章你妈的,死变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只能说千华宗不愧是修仙界最大的宗门,虽然入宗考核刷下去的人数不胜数,但拜师大典上还是人山人海,御剑的道修们在半空中飞来飞去维持秩序,而初入宗门的新生们个个都睁大了眼去打量四周的宏伟仙阁、巍峨峻峰,包括顾临渊在内。

    她虽然不至于把头摇得跟电风扇似的,但也好生开了一番眼界,而身前的秦归一和四周的目光也在时刻提醒她,不得丢了符腾峰的脸面。

    跨入主峰的大门,迎面而来的便是两条冗长无比的小径和大道,所有新生都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大道,对通幽曲径视若无睹。秦归一似乎留意到身后少年少女探究的目光,沉嗓道:“此路非我等不可视,你们随我走此路,更快能到达大殿。”

    高级版的抄小道。顾临渊懂了。

    又是一条这样的道路,日光无限好,暖烘烘地拥着她往前走,记得上一次这样慢悠悠地走一条小道,好像还是在丞相后花园那边,她的身侧靠后的位置始终站着一个颀长挺拔的身影,那人开心的时候尾巴尖还会轻轻蹭上她的小腿肚,也丝毫不怕有实力高深的道修一眼窥见破绽,那时候的他当真是人畜无害的,一点也不像个大反派。

    啊这个时候,他又在哪里、在做什么呢?

    原文中他是要向千华宗宗主复仇的,因为蛇母死于千华宗之手,而且蛇母的遗物也同时被带走,此前他已经踏上了追寻遗物之路,那么如今应该也在不断地寻找那些散落的东西吧。

    不知道他有没有尝到这么温暖的阳光呢?

    还有伏湛,他曾经遇到过自己的父亲隶属于千华宗,而他自己也很可能是道修,那么她是否有机会找到伏湛的生父呢?她也憧憬过这样一个场面,可一想到伏湛生死未卜、下落不明,她这样一个间接害死他的凶手,又有什么逼脸去见他的父亲?

    他们很快便走到了大殿前。路虽然漫长蜿蜒,他们的脚下却生着一股仙风,仿佛在推动他们前进,丝毫不耗费脚力,顾临渊多么希望自己上学也能有这玩意,这样就可以一觉睡到七点半然后直接腾云驾雾去学校。

    不愧是她,高叁年级赫赫有名的踩点王,查迟到的教导主任眼熟的女人,班主任每天蹲在门口咬牙切齿却惩罚不了的女人,所有学生的迟到时间线,整个年级的行业标杆!

    正殿最上方端坐着副宗主仲颢,而四下两侧分别站立着五位长老,长老之下便是峰主,而这些位高权重的道修身边各站着一两名少年少女,都是受到举荐,直接跳过了入宗审核的新人。

    顾临渊也老老实实站在秦归一身旁,她感受到一些探究的目光在一瞬间聚焦在她的身上,好奇的、不怀好意的、嫉妒的、嘲讽的…她心下暗笑,保持着脸上那般礼貌的微笑,视线毫不畏惧地一一扫视过去,一些人马上低下头去。

    还有一些人色眯眯的盯着她瘦小的身板,看来这里也不只是像原文说的那般痴迷于男女交合,看来也有搞断袖的,不过没关系,她的身体她做主,指手画脚妈入土。

    很快,参加过考核的新生也一批批地跟了进来,原本宽敞的大殿骤然变得拥挤起来,只是并未出现那种人潮涌动时的沉闷,仲颢依然面目严肃地端坐在正中央,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须臾,一位年轻人从后门绕到他的身边,碧绿色的双眸格外显眼,仲颢侧首,他低眉顺眼地聆听着副宗主的指示,颔首、从掌心里化出一块灵石。

    “举荐新生,前来验灵根。”年轻人的嗓音空灵干净,虽是偏高的声色,却既不阴柔也不尖锐,入耳宛若一碗温茶,浸润着人心。

    绿眼睛,沉初茶。

    顾临渊的手捏了捏宽袖,面不改色地排队上前。

    每个人的灵根都对应了不同的颜色,设定也算是和大部分仙侠小说类似。她将手轻轻放在灵石之上,只见石头外沿逐渐散发出浅红色的光,这份光芒愈发明亮,而最终又被一种鲜亮的蓝掩盖,此后这两种颜色在灵石上不断碰撞,交替出现,仿佛非要争个高下似的。

    她看见沉初茶的唇角勾了勾,没什么感情。

    “火水灵根。”他清亮的嗓音响起,配合那瘆人的弧度,顾临渊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

    果真如秦归一所说,她的灵根相互抵触,确实是很危险的灵根,稍一不注意就会爆体而亡。

    ——所以她做个咸鱼不就好了,只要她不努力修炼,踩着阳寿已尽的线去晋升自己的修为,那岂不是就可以躺着多活几百年,美哉!

    等最后一个人验完灵根,长老们和峰主们便开始在这些举荐人才里挑选他们心仪的弟子,不过正如秦归一所说,她这种体质太危险,那些高人无不路过她的身边,投下一个轻蔑的眼神。

    她记得苏姣是单木灵根,而且是很纯正的灵根,非常适合学习阵法和医术,而她当时选择了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峰主——阵诀峰,这是千华宗仙峰中最低矮、最落后的一座峰,其峰主也渐渐被长老们遗忘了,谁知他其实实力非凡,只是心系人间的妻女才迟迟不升入下一个阶段,否则他便要去闭关修炼,错失妻女的一生。

    而苏姣的哥哥苏穆清此刻已经接管苏府,受妹妹之托,他动用了苏家所有的人力物力财力,最终在白清延和苏姣本身前世记忆的帮助下找到了“绛云”仙草,帮助他的妻女拥有了修道的灵根,于是他更是倾尽心血去培养苏姣,最终苏姣也不负重托成为了他最强大的弟子。

    苏姣,对不住了,她不得不去抢她的资源来用了

    顾临渊扫视四周,果然看到了那名站在角落阴影里的阵诀峰峰主,一鼓作气之下,她朝那个方向迈开脚步。

    “这位少年。”

    一只手突然攀上她的肩,冰冷刺骨的温度令她瞬间打了个寒战。男人不知何时闪身到她背后,墨色长发随意地垂落在她的肩头,她甚至能感知到他的呼吸喷薄在颈侧,犹如毒蟒将她紧紧捆绑。“在下乃紫元长老,少年灵根独特,在下欲收你为徒,不知少年给不给在下这个面子呢?”

    紫元紫元他就是那个养着傀的小boss!!

    一瞬间,她似乎能够听到沉灼槐粗重的呼吸声,可侧过眸去,只对上沉初茶泛着凉意的视线,正如一个局外人般看着这场好戏。他们的眼睛在一瞬间仿佛重合了,碧绿的,淬了毒的颜色,只是沉灼槐的眼睛在看向她时始终含了一份温柔缱绻,像是春日里初冒枝头的新芽。

    这个紫元干过的龌龊事她两只手都数不过来,他跟她说想收她为徒,估计也是希望能够利用她的火水灵根去做什么非人的实验,反正不安好心就对了。

    “长老”顾临渊故作羞怯地低下头,“长老位高权重,小的高攀不起小的自知灵根奇烂,不当坏了长老名声。”

    紫元哈哈大笑:“名声于在下不过浮云,少年大可放心,其他长老不懂少年之能,可在下懂,在下定当倾力传授,造出一介栋梁之才。”

    可我不想当栋梁之才啊你妈的死变态!

    “我”

    顾临渊刚想继续推脱,突然间喉咙就仿佛被上了锁般说不出话来、紫元的笑容愈发诡异,搭在她肩头的那只手也逐渐加重了力道,推搡着她往之前他站立的方向走去,任顾临渊如何挣扎也无法摆脱他的力量。

    “别乱动,小家伙…我不喜欢不听话的宠物。”紫元在她耳畔低语。

    去你妈的死变态,也只有宗门里那些母狗才看得上你那比沾了屎还臭的几把掰开他们的烂批给你双修了,还宠物,把她名字倒过来写也比宠物两个字要光彩!

    顾临渊的视线悄然扫过周围,如果没有可靠的人出现,她就在紫元带她回去的路上联合沉灼槐逃跑,哪怕被千华宗通缉也不要死在这逼的人体实验里!

    紫元的步伐突然一顿,顾临渊也跟着停了下来。

    “哎,孤没有打扰到你吧。”

    女人纤长的手指如法炮制地绕上他的肩,低沉如烟熏过的嗓音带着特有的魅力,她的黑发绾在脑后,如今却伴随她如此轻佻的一个动作而散下几缕,恰到好处地垂落在他肩头。紫元的神色在瞬间阴沉下来,但回过头时却仿佛无事发生:“没有没有,是在下挡了蓝元长老的路,在下的过错”

    蓝元长老?书里好像没怎么提过。顾临渊下意识地回过头去,却对上了女人青金石般湛蓝的眼睛,那是能够让人一瞬间陷进去的深邃海洋难怪叫蓝元,倒是很配。

    “错了就要道歉,孤要看到诚意?嗯,你可从来没什么诚意。”女人懒洋洋地扫了她一眼,视线又停留在半空中,没有挪到紫元脸上,“不如就把这位新生让给孤吧,反正孤那里可是很多年没有男人了。”

    紫元还未开口,女人的手指上忽然多出一片黑色的羽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贴近他的脖颈一侧,锋利的羽侧径直划开了他的皮肉,“孤不喜欢听拒绝的话。”

    紫元的脸瞬间白了:“蓝元长老,副宗主可是在上面看着的,在下也没说要拒绝你这样美丽的女人啊”

    他话音未落,女人从鼻子里闷出一声轻哼,手指在顾临渊的颈上轻点叁下,声带上的锁便瞬间被打开,顾临渊长舒了一口气,连忙跟上女人的脚步。

    蓝元的步伐很轻巧,当着仲颢的面直接穿越过人堆走向门外,她不走后门,偏生要从正门大摇大摆地离开,没有人拦得住她,所有认出来她身份的人都在第一时间低下头、不敢直视她那昏黑色的光芒,只是默叹那些民间传闻居然是真的:

    女性魔族竟然在千华宗担任长老一职!

    同样惊讶的还有顾临渊,在女人亮出黑色羽毛的一瞬间她就有一种预感,这个蓝元并不简单,而再看她的行事作风和说话方式,她已经大概能确定这个女人,就是摄政王。

    秦温。

    ——

    作者嘚吧嘚:免*费*首*发:po18yu.v ip | woo1 8 . V i p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