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吧

章节目录 【被催眠暴奸的冷艳美母】第11沙发前的深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朗朗读书声不断回响着,而我的心中却充满不安和恐惧,身后两个杂碎的狗

    腿把我盯的死死的的紧紧的。

    妈妈此刻一定喂两个杂碎吃早餐把,要不就是被两个杂碎压在身下发泄……

    陆绍辉和孟华阳两个家伙自从俘获了妈妈后一直旷着课,他们还没有在她娇

    美的身子上发泄够兽欲,每日都如胶似漆的在新房里肆意的交合。只有每天让我

    送餐时才能看见妈妈高挑裸露的傲人女体,如同新婚的娇妻一般贴在情郎同样赤

    裸的雄躯上,用诱人的红唇给两名恶少喂食。

    虽然愤怒到了极限但我还没有失去理智,继续装作被两人催眠的模样,或许

    是妈妈和我一起失踪容易让人起疑心,两人的命令我暂时回到学校上课。

    坐在教室里接受着几个参加过"婚礼"少年戏谑打量的目光,杂碎们等着把!!!

    等着我一个个的来收拾你们!!!心中暴涨的怒火令我将这帮恶少的狐朋狗友们

    纷纷划入了复仇的名单中。

    铃……铃……下课的铃声突然响起,我叹息着看了看周围不怀好意的目光,

    打消了与妹妹联系的想法,如同铅灌一般的腿慢慢站了起来。一名穿着蓝白色校

    服的少女挺着与年龄完全不匹配的高耸出现在我身前。

    苏梦凝……我本能将上课时悄悄打开的手机关掉。少女敏锐的发现了我眼中

    的心虚,瘪了瘪引人遐想小嘴:"神神秘秘……我就找你问问,夏老师怎么突然

    请假了??是生病了么???"我不由有些一阵尴尬只能胡乱瞎扯到:"我…

    …我……我妈最近身体不好,打算修养段时间……""恩??果然是身体的关系

    么???那我还是去看望下比较好。"苏梦凝白净清纯的小脸不免有些担忧。

    我心中大惊:"别!!!……额……不用了!!我妈妈心情不太好打算修养

    一阵……最近……最近不想见什么人……""啊???这样啊……我还打算今天

    去看望下……"苏梦凝有些懊恼,顺滑秀发安静的在臀瓣上轻轻扫动了几下……

    "对了,你前两天旷课,我已经记下来了,等夏老师回来后再请她处理"眼

    下旷课什么的我已经毫不在乎了。

    "记住了!我会盯着你的,不许旷课!!"苏梦凝如通过小天鹅一般骄傲地

    摇了摇小手,转身准备离开。

    "那个,等一下班长?"我有些犹豫着叫到。

    "什么??别找我求情哦,求情也没用!!"苏梦凝皱皱小鼻子板着脸,一

    副公事公办的摸样,娇艳清纯的俏脸如同盛开的花朵一般异常美丽。

    "不是的。我就想……""什么??"我看了看周围,几个狗腿笑闹着走到

    了门口,但仍然不时虎视眈眈的盯一下我。

    我犹豫了下后小声说:"……班上的男同学,尤其是陆绍辉和孟华阳他们那

    一伙,不管叫你做什么,你都要留个心眼……"苏梦凝愣了愣:"??你和他们

    不是一伙么?""不……不一样的……总之你小心些就是。千万别相信他们的话,

    我听说他们对……女孩…有些不良事迹……"我忍不住警告了下她,不希望这个

    干净如出水芙蓉一般的美丽少女也步入妈妈的后尘。

    "???安了!我对他们本来就没什么好印象,谈不上什么相信不相信的。

    "少女有些奇怪的望着我。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对了,别向告诉别人,是我和你给说的。"说

    罢后我将东西收拾好,离开了教室。

    "……神神秘秘……"……

    我被胁迫着回到了别墅,两名恶少似乎正在准备着什么节目。当客厅的门打

    时,眼前的景象顿时令压抑的怒火如同爆炸一般涌上了头…

    两名恶少穿着子弹内裤,大马金刀的并排坐在沙发上。而妈妈赤身穿一条粉

    色围裙和肉色的吊带袜,如同母畜一般羞耻地抱着枕头,趴在两人身前的地毯上,

    丰满滚圆的雪臀正对着两人正不安地轻颤着。

    "哦哦!!主角来了!!!"王景龙大声怪叫,在一帮少年戏谑的眼光中,

    我被王景龙和林德明两个杂碎压上前……

    妈妈水汪汪的美目中满是迷乱,见我走近后俏脸上的红霞又红了一分,急忙

    将脸蛋埋入了枕间,只见裸露在外的雪脊在众人贪婪的视奸下,浮起了一层层羞

    人的红晕。

    赤身露出一身健壮肌肉的孟华阳脸上满是淫笑,拍了拍地毯上高高撅起的雪

    白丰臀。妈妈如同祈求主人怜爱母狗般羞声吟呜着。

    咔嚓……林德明在一旁乘机拍下了一张照片"嘻嘻……我来给你们多照上几

    张,嘿嘿,就起名叫……幸福的婚后生活怎么样??"一众少年在旁边哈哈大笑。

    两名恶少对把妈妈调教成自己私宠的行为好不得意:"嘿嘿!!!小舒兰,秦彬

    回来了,还不快不打个招呼??""嘤!……"妈妈羞耻地发出一声呻吟,股间

    发出如同漏气的哨子般异样的声响:嘟……呼……

    众人放声大笑:"哈哈,紧了!!又紧了!!果然被儿子看到自己淫贱摸样

    时,真的会高潮啊!!!……""嘻!!真是个贱货,被自己儿子看到会高潮呢??

    ""哈哈,说不定这贱货就喜欢在自己被操时,儿子在旁边观赏呀!!""真是

    对极品母子啊!!说不定他们以前有没有搞过???"陆绍辉笑着踢了踢妈妈圆

    润的丝足:"大家问你哦,小舒兰以前有没有和你儿子做过呢???""怎!!!

    怎么会!!!呀!……"嘟……股间再次发出漏气的声响,打断了妈妈羞急无力

    的辩驳。

    "哈哈!又叫了!!!真是个贱货!!"众人哈哈大笑……

    陆绍辉和孟华阳当然知道妈妈不可能和我有过什么,毕竟在催眠妈妈后,她

    的隐私两人可是非常的清楚,纯粹只是对挑逗妈妈感到有趣而已。

    我脸上青白不定地看到,两人竟然在粉嫩泥泞的果肉间插入了一支笛子之类

    的小玩具,每当妈妈被众人调笑时到羞耻不安时,身体本能带来的敏感反应,就

    会在下身发出一声声沙哑的嘟……嘟……声。

    "好了!既然秦彬也回来了,我们就开始今天的节目把!!"陆绍辉宣布到。

    众人狂热地欢呼起来,令我不由感到一阵剧烈的恐慌。

    孟华阳用大手抽打了下妈妈高高撅起的丰满雪臀。

    啪!……啪!……啪!……一声声清脆的响声下,雪白丰满臀肉荡起一道道

    波浪,令周围几个少年忍不住掏出了早已高挺的阳根。

    "呜……呜!!……"妈妈压抑着痛楚,泪汪汪的美目中满是扭曲的欲望与

    渴求。以往在公车上偶尔被卡油时都会严词厉色训斥男人的妈妈,如今已经彻底

    沉沦在了两名恶少花样百出的调教手段下。混合着惧怕与期待的神情,温顺的趴

    在毛茸茸的地毯上,任由两名恶少肆意抽打挺翘的雪臀。

    雪白细腻的臀肉浮起了无数红艳艳罪恶的手印,两人得意地展示自己在美人

    身上留下的记录,不时还配合着林德明掰开一对浑圆的臀瓣,露出精致紧窄的粉

    菊和不断分泌出晶亮蜜汁的果肉拍下了十几张淫糜无比的照片……

    两名恶少笑嘻嘻的拿出一小瓶精油般的东西,倒在了酥红敏感的臀瓣上……

    "恩!……呜……"妈妈娇呼着,粘稠的精油滴落在又麻又痛的臀肉上,开

    始逐渐的发烫发痒……

    "嘿嘿!!待会小舒兰会求着让我们抽你的大屁股哦!!哈哈"孟华阳淫虐

    的笑着,拍了拍酥痒的美臀用力揉了起来。

    "呜……"妈妈浑身颤抖地低吟着,四只大手在她丰满的雪臀上缓缓揉搓着,

    把诱人犯罪的美臀抹的满是油光,然后再度被两人毫无怜悯地抽了几巴掌。

    啪!!!啪!!!!"呜……呜……恩!……"揉到滚烫的臀部被男人肆意

    抽打,而她的表情很快却逐渐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丰满雪臀在精油的滋润下变的无比敏感,男人每一次有力地抽打,让丰满的

    翘臀泛起一阵肉浪,混合着酥、麻、痒的奇异感官令娇叫声越发妖媚,敏感的穴

    心忍不住微微痉挛了起来,越发渴望男子下一次狠狠地肆虐。

    "嘟……"下体的哨子再次响起,一阵阵肆无忌惮的嘻笑混合着咔嚓咔嚓的

    拍照声……

    两人轮番抽打了几十下,雪白的美臀已经如同熟透的苹果般红艳艳,异常诱

    人的完美曲线上泛着迷人的玫红色光泽。两人停下了抽打后,戏谑地看着毫无形

    象可言,软趴在地毯上一边咬着枕头,一边美目迷离不住香喘的妈妈问道:"嘿

    嘿,小舒兰被抽屁股,抽的舒服么??"妈妈满是水雾的美目艰难地抬头看了看

    面色苍白的我,然后埋着头吱吱唔唔,满是油光被男人抽的红艳艳的翘臀在酥麻

    的侵袭下忍不住轻轻扭动……

    "哈哈!!好下贱,在自己学生面前这样扭屁股真的没问题么??""对着自

    己学生扭屁股是想被爆菊花么??""哈,我们这里可是有好几十支大炮哦!!!

    贱货的小屁眼能承受么??"众人地奚落令羞愧不堪的芳心更加敏感,又酥又痒

    臀部如同无数的蚂蚁在胡乱爬咬着,被催眠扭曲的心灵在众少年赤裸裸地视奸下,

    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与骄傲,蜜径间紧裹的嫩肉忍不住抽搐起来……

    嘟嘟作响的笛子早被晶莹的花汁糊住了眼,发出一阵阵沙哑的声音。

    "哈哈!!!!高潮了高潮了!!!!!!在这么多男人面前被抽屁股,抽

    出高潮了!!!"王景龙高声怪叫着!!

    "哈哈!!!还是教师呢??下次一定要让她穿上OL装,让男人使劲抽她

    又挺又翘的大屁股!!!!!看她有什么脸来教书!!哈哈!!!!!"一众少

    年哄堂大笑!!!

    陆绍辉微笑着对从高潮中逐渐缓过神的妈妈说道:"小舒兰,现在想不想和

    老公做爱啊?"妈妈红透了俏脸,羞涩地看了看周围一众充满欲火的少年,又看

    了看面色青白的我,渐渐敌不过内心的渴望,犹豫了半响以后:"小……小舒兰

    ……小舒兰想……和……和……老公……做爱……"陆绍辉嘿嘿的一笑:"这些

    日子我们每天和小舒兰平均做了几次啊?""……三……四次把"妈妈低下了红

    透的俏脸。

    "这些小舒兰每天要被射几次精啊??"陆绍辉笑问到,一众少年喘着粗气,

    死死盯着美少妇的红唇,等待着。

    "这……这个………""到底被射几次精??"孟华阳呵斥到。

    "一共……七……七……八次"男人地训斥,让妈妈仿佛做错事的小女孩一

    般小声地回答到。

    "把你的围裙掀起来,让大家看看你肚子!!!!"孟华阳继续呵斥着。

    妈妈委委屈屈跪在地毯上的直起了上半身,低着头将粉色的围裙一点点拉了

    起来,颤抖着将自己私密处彻底暴露在少年们的目光下。

    "嘶!!!!!……"一众少年不约而同得倒吸着凉气,胯下高挺的阳根连

    连翘了数下,只见原本娇好的曲线,如今却如同怀胎3月一般,雪白平坦的小腹

    微微鼓了起来。

    咔嚓……咔嚓……一片拍照声在羞耻到无地自容的美妇身旁响起。

    孟华阳问到:"你肚子是怎么回事给大家说说??""是……是……主人老

    公……每天用……大……大鸡巴……刺进小舒兰的……花芯……然后……然后

    ……在……在里面……射……射精……然后……然后一整晚都……堵住那里…

    …"妈妈羞的几乎将头埋入了高耸的胸部间如同蚊呐一般回答着。

    "不科学啊!!天天被灌浆也不会被灌的这么圆啊,不会流出来么???"

    王景龙大声质问着。

    "……老……老公说是……小舒兰那里……比较窄……所以……""哈哈,

    是小穴太紧把射进去的精液都夹在里面了对把!!!哈哈,真是极品!!!!还

    会吸精啊!!!!"王景龙眼里淫光大盛,羞的妈妈娇躯不住的颤抖,愧疚不安

    的目光不断扫向我,暴露在众人目光下的耻户仿佛忍不住又要进入高潮一般。

    "嘿嘿…。舒兰,你看看你肚子。我们每天射了这么多次精可是很辛苦的,

    所以嘛!!!……嘻……我们也需要休息一下才可以哦!!……"孟华阳笑着对

    妈妈说到。

    "可……可今天……早上不是没……做……"妈妈小声地争辩到,引的一众

    少年哈哈大笑。丢掉了以往冷艳的妈妈,在众人淫邪的笑声间显得无比委屈。

    "好了!!小舒兰,要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今天我们想让小舒兰来给老公

    们按摩下!!!"陆绍辉笑道。

    "是……是……"妈妈回想起往间恶少们给她带来的欢娱,抛弃了尊严羞喜

    地答应到。

    两名恶少对视笑了笑说到:"我们想让小舒兰用小嘴来给大鸡巴做下按摩哦?

    这样可以么??""呀!!……"美妇羞愧的蒙住了通红的俏脸,她的记忆中虽

    然做过几次,但那是在没有外人在场的情况,这样羞人的游戏令妈妈有些吃不消。

    两名恶少脱掉了内裤,早已一柱擎天的两支黝黑巨棒令她忍不住从指缝间偷

    看了一眼,顿时芳心被粗壮的阳根勾的一阵狂跳,被催眠调教的身体做出了最本

    能的反应,在众少年的戏谑的注视下慢慢爬了到了两人胯下。

    看着两支散发着浓郁男性气息的滚烫男根,在自己眼前不时的翘动下。妈妈

    的脑海已经乱成了一团糨糊,紫红色的硕大肉冠牢牢的吸引着她的注意,马眼中

    飘出的腥臭气息一点点的勾起了自己身体里隐藏的恶魔。

    "来,小舒兰,先和老公的大鸡巴来个法式湿吻"陆绍辉诱惑着妈妈,硕大

    的巨根在胯间翘了翘。

    "好……好的……"妈妈迷乱地伸出了粉色的香舌,细嫩的舌尖小心地挑了

    挑马眼,渐渐闭上了一双美目,然后在众人注视下虔诚地吻在了狰狞硕大的肉冠

    上……

    "哈哈!!!真的亲了!!!!真的亲了!!!……"阵阵哄笑声中,诱人

    的红唇温柔吸吮着肉冠,双狭微凹后嘬舔了几下。

    "哦!!!真舒服!!!"陆绍辉忍不住拍了拍胯下的俏脸,孟华阳怪笑到:

    "别光顾着你大老公啊???老子的大鸡巴还在等着你吻呢??"啵……唇间与

    肉冠亲吻了几分钟后依依不舍的分离开,一丝银线还连接着马眼和娇嫩的舌尖。

    "好……好的……"妈妈温顺的用两手托着孟华阳的巨炮,再一次虔诚吻上

    了另一支滚烫的肉菇。

    "哈!!!!真爽!!!!好好舔一舔马眼!!"孟华阳抓着滑顺的秀发命

    令到,妈妈在胯间含糊不清地呜呜呻吟。

    "哦!!!呵呵,真乖!!!!对就这样舔,再吸吸!!!"孟华阳发出一

    阵舒爽满足的呻吟,满是得意地看着跨下的美妇人。

    啵!……"哈!……哈!……"妈妈大口香喘着,男人满意地拍了拍动情后

    红润异常的俏脸。

    "这次吻下棒身!!然后用舌头慢慢按摩哦!……"陆绍辉命令着。

    妈妈跪在两人胯下,毫无尊严的埋下了头,满是红晕的俏脸在坚挺的男根上

    拱了拱,诱人的唇瓣吻在了滚烫的男根上。妈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熟练的

    使用口舌为男人服务,明明记得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但仿佛天生的本能在指导自

    己一般,熟练的从马眼开始,顺着直挺粗壮的男根一点点的亲吻了下来。

    香舌舔弄着男人的春袋,高挺的鼻梁正好顶着炮根,偶尔勃动的巨炮不时甩

    在光洁的额头上,在额头上留下一丝舔舐后留下的香津。妈妈用自己娇艳妩媚的

    俏脸,零距离感受着男人雄壮的本钱,鼻吸间雄性浓郁的气息令芳心无比迷醉,

    两支硕大挺拔的大炮连同春袋一起被舔的光泽水亮,散发着幽幽的清香。

    美妇跪在两人身前专心的用细长的香舌卷着春袋轻轻按摩,把沙发上的两名

    恶少爽的哼哼叽叽,不时用大手捏捏娇媚的脸蛋或36E的豪乳做为奖励。妈妈

    非但没有感到耻辱,反而媚眼如丝的显得相当开心。

    孟华阳突然站了起来把妈妈拖上了沙发令她面对着观众们跪在枕头上:"好

    了,按摩的不错,现在来给老公嘬嘬!""是……是……"妈妈顺从的将薄薄的

    香舌片伸出,自然的弯成勺子状,好象母狗一般等待着男人的肉棒。

    两条满是黑毛的粗腿将妈妈紧夹的双腿分开,让一众少年们能够清晰的看到

    修长玉腿下那光洁雪白的耻丘,以及仿如熟透后裂壳的柔嫩果肉,一支支大小不

    一的男根被撸的通红……

    两名恶少看着被充分挑起淫欲的妈妈笑了笑,将两只高挺的阳根送到了她的

    嘴边。

    妈妈俏脸上浮现出满足而又有些疯狂的笑容,纤细的玉手托着两具滚圆的春

    袋,"啊!~"的一声,将两只肉冠一起吞入了小嘴中。

    "哈哈!!小舒兰真乖,好好的嘬一嘬老公的大鸡巴!嘬的好的话今天就让

    你好好品尝下老公的特浓精子汤!!哈哈"孟华阳大笑着,一手捏着蓓蕾肆意揉

    搓着高耸的雪峰。

    妈妈仿佛得到了鼓励一般,小嘴将两支男根包裹的紧紧的,不断发出滋溜~

    滋溜~的声音,香软细长的舌片艰难的在两支粗壮的炮身间游扫着,玉手托着春

    袋不断用指间按摩着鸽蛋般大小的春子。以往女神般的形象完全堕落成母狗一般,

    无比淫荡的跪在地上,一边接受林德明拍下一张张屈辱的照片,一边艰难的吞吐

    着两支巨棒,仿佛正享用美味的棒棒糖,俏脸上布满了幸福的红晕。

    两名恶少看到被自己征服的美妇如此顺从,淫笑着耸动起结实的臀部,欣赏

    妈妈娇美的俏容乖巧的吮嘬着自己的阳根。孟华阳轻浮地拍拍红通的俏脸看着我

    邪恶的笑了笑将粗壮的肉棒猛的一沉,畅通无阻的消失在妈妈的小嘴里。

    "呜!!~饿!……"妈妈被孟华阳粗鲁的固定着香肩,粉嫩柔软的香舌片

    如同红地毯一般迎接着男人的侵犯,被硕大的巨根撞的直翻白眼,发出阵阵痛苦

    的悲鸣……

    一对玉手不住轻锤着男人粗壮的大腿,希望男人能够轻柔一些。

    "嘿!!孟子你可要轻点,别把她撑坏了!……"及时抽身退出的陆绍辉调

    笑着。

    "呼……真痛快……"孟华阳抓着妈妈精心盘好的发髻,让她昂起头仿佛征

    服者一般欣赏着妈妈混合着痛苦与欲望的表情,然后强迫着妈妈随自己心意前后

    吞吐。

    "呜!!!……呼……哈……呜!!!……"紫红色的狰狞肉冠被作恶一般

    的抽出来,在妩媚失神的俏容上抽动了几下,对准不断香喘的小嘴再度重重压了

    下去……

    "哦哦!!……""呜!……"男子尽情发泄着兽欲,每一次都要把压到最底

    部,几乎坐在美人的俏容上左右磨蹭数下,才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提起结实的

    臀部放过白眼乱翻的美人。

    陆绍辉站到了妈妈身边翘了翘满是女性香津的阳根,孟华阳会意微笑着将肉

    棒抽出了几乎脱臼的香唇,不顾高高翘起满是湿液的肉棒用两手抬高固定住妈妈。

    陆绍辉从妈妈的身后骑在她的脸上将又一支巨炮以背入式压入。

    "恩!…………呜!……"一声哀鸣后,妈妈两手按在两人结实的大腿上却

    无力推开,只能被另一条粗壮强入到两眼翻白。当陆绍辉将巨炮从妈妈的小口中

    抽出时,几条银丝依然连在妈妈的深处,没等妈妈缓过气孟华阳又嘿嘿的笑着将

    肉棒顶入了小嘴中。

    "呜……呜……饿……"妈妈在陆绍辉跨下的一阵吟呜没有能唤起两人的怜

    悯,反而让两人狼性大发,轮流将滚烫的肉棒撞入妈妈的小嘴,美妇只好一点一

    点艰难地吞吐着两支巨炮……

    妈妈的小嘴和男子粗壮的巨炮不断结合着,发出一阵古怪淫靡的声音,而妈

    妈仿佛也认命了一般不再挣扎,面对两人野蛮的攻击妈妈不得不尝试将肉冠吞咽

    进食道以缓解不适,结果喉咙刚刚一松,用力顶在喉咙底的肉冠竟然长驱直入,

    猛的一沉后巨炮一下杀入了紧滑的食道里,妈妈的俏脸撞在满是结实肌肉的小腹

    上,长长一截炮身被一口气撞入的妈妈的小嘴……

    "呜……"妈妈发出一声悲鸣,翻着白眼晕厥了过去……"哈哈,这个贱货

    终于被我们玩到深喉了!!夹的真紧……爽!!……嘻嘻……"孟华阳死死按着

    妈妈的头,令她完全埋入黝黑的毛从中。

    "哦哦!!好壮观啊!!!!"咔嚓~咔嚓…………妈妈高高的仰着头,露

    出一大截白玉般修长的玉颈,一条粗壮的异物卡在纤细的脖颈间。黝黑的巨炮艰

    难的耸动了几下,缓缓在紧滑的食道间前行着,原本修长如同天鹅般的长颈,清

    晰的看到巨根在长颈中艰难的上下滑动,如同长了喉结一般丑陋而淫靡。

    妈妈被迫将把粗大的男根完全吞入,只剩下两粒鸽蛋大小的春子死死贴着光

    洁的下巴,狰狞的肉冠已经没入了修长的颈子间。香软细长的舌片被卡在嘴外包

    裹着圆鼓鼓春袋,艰难的挣扎着。一丝唾液沿舌尖缓缓滴落。

    恶少加快了胯间的耸动,巨大的肉冠从妈妈的脖子下被缓缓提起,然后在孟

    华阳舒爽的呻吟中重新压入,随着妈妈一声声类似哭泣般压抑的呻吟,白皙的长

    颈上诡异的凸起不断的上下移动着……

    孟华阳渐渐的加重了抽插的力度。妈妈在男人剧烈得抽插下压根无法动弹。

    两只玉手紧紧环抱着两条黝黑粗壮的大腿,不断的被巨炮顶的发出压抑的泣声。

    男人越发凶猛的耸动着结实的臀部,令妈妈几乎无法喘息,高耸的胸前已经溅满

    了被巨炮抽出时带出的香津。

    就在她几乎再次晕厥过去前,啵!!……一声清脆的脆响后,孟华阳从妈妈

    喉咙深处,将满是黏液的肉冠抽了出来。他笑嘻嘻抓了几把不断起伏的酥胸,然

    后用满是粘液的肉棒不断的顶磨着高耸的娇挺:"嘿嘿!!!小舒兰的小嘴总算

    是被老公开苞了。不错!!不错!!!哈哈!!~""咳!!咳!……哈……哈

    …………主人老公……轻些……"硕大美胸上传来的刺痛感,令妈妈忍不住求饶

    着。

    早已等待不急的陆绍辉捏开妈妈的檀口说到:"小舒兰表现不错,这个是给

    你的奖励哦!!!!要好好的感谢老公!!!!来把舌头伸出来!!……""呼

    …………呼……是……大老公……"妈妈喘息着顺从的张开小口,把舌片伸的长

    长的,仿佛知道了陆绍辉要做什么一般,脸上痛苦的表情浮现出一层羞晕。

    陆绍辉看到妈妈既是痛苦又充满了期待的表情笑了笑,慢慢对准喘息的小口

    ……

    浓稠的痰液从陆绍辉口中吐出,精准的落在了高高伸起的香舌上,以往用来

    迎接情人热吻的香舌,如今却迎来了如此恶意的侮辱。我把拳头捏的死死的,生

    怕自己忍不住冲上去一拳打在满是傲慢的俊脸上。

    可妈妈充满了羞耻的芳心却仿佛被点燃了欲火一般,美目中充斥着撩人的媚

    意,将香舌伸的长长的,让痰液慢慢滑入檀口中,然后讨好的用舌尖点了点高耸

    挺拔的肉冠,在马眼的缝隙间轻轻划动着。

    陆绍辉看着不断讨好自己的美人,邪笑着骑在如夏花般艳丽的俏容上,硕大

    的肉冠将浓稠的痰液直接舂入酥软的女体内……

    "呜!…………"妈妈竟然感觉恶心的痰液充满了浓郁的男性气息,勾的欲

    火高涨的女体竟然隐隐有高潮的迹象,暴露在众人目光下的果肉间不断的分泌着

    芬芳细腻的花汁,流在枕头上黏黏糊糊的一片。

    酥软的女体不自觉的迎合着暴行,被两人肆意淫虐的身子,越发渴望两人的

    男根如同往日一般狠狠肏进自己的小穴,洁白玉手分别环抱着两名恶少结实的腰

    步,不安份的抚摩着男子结实分明肌肉。

    当滚烫的男根深深刺入玉颈时,仿佛痴女一般不忘用长长的细舌,轻轻按摩

    着圆鼓鼓的春袋,马眼中越来越浓郁的味道对妈妈充满了致命的吸引。

    好想要………浓稠、滚烫、满是男性气味的精子……好想要…老公们的精子,

    老公让舒兰受孕的健壮精子……每天都把子宫灌的满满的精子……好想要一点不

    剩的吃下去……老公们的精子一定好美味……小舒兰……小舒兰想要吃……

    被扭曲的妈妈越发迷乱的想要品尝到两名恶少在自己体内播种过无数次的种

    子。

    "啵!……哈!!……哈!!……老公……老公……给我把……老公……小

    舒兰想……想要吃老公…浓浓的…烫呼呼的……精子……所以请……老公在小舒

    兰的嘴里射精把……"妈妈抱着两名恶少结实的身躯口齿不清的娇叫着。丝毫不

    顾我在一旁仿佛雷噬般表情,以及一众少年诡异的怪叫。

    "哈哈!!!!还教师呢!!竟然求着吃男人的精子!!!!""哈……小

    穴才被喂饱了,现在就轮到小嘴了么!!真下贱!!……""难道被男人轮奸到

    怀孕后,女人都会这么贱么??草!!!哈哈""还是X中第一美女教师呢??

    明明就是一支吸精的母狗嘛……!!!嘻嘻"……

    刺耳的各种辱骂丝毫没有影响妈妈,她仿佛化身淫兽般浑身上下充满了疯狂

    的情欲。

    "哈哈!!!辉子!!!我们一起来喂这只母狗吃精子把!!"两人哈哈大

    笑,死死抓着妈妈的头发,毫无怜悯的巨根压入妈妈的小嘴中。

    "哈!!!痛快!!!!……呼!干你小嘴!……爆你一口精!!哈哈!!

    ……真紧……!!舌头伸直!!!用力吸马眼!!!!!哈!!真棒!!真是一

    支不错的母狗!!……"孟华阳胡乱叫骂着,和陆绍辉一起用两支粗壮的肉棒捣

    蒜一般耸动着臀部。

    "嘿!!!!来了!!!来了!!……吸!!!把精子都吸出来!!!"陆

    绍辉抓着柔顺的秀发,将美妇死死按住低吼着。

    "呜!!……饿!……"妈妈压抑地鸣呜着,两只粗壮的男根几乎同时爆浆,

    将春袋中储存的粘稠精液猛烈灌入妈妈口中。两股灼热滚烫的精浆激射在小嘴中,

    然后在香舌的搅拌下混合在一起,被大口大口的吞入腹中……

    无比满足的快感令妈妈紧紧裹住两支滚烫的肉冠,贪婪地吸吮着马眼中诱人

    的美味。尽情感受着两名情郎混合后,滚烫粘稠而又无比腥臭的精子,顺着修长

    的颈子缓缓咽入体内,令人血脉涨狂的女体仿佛因为精子的注入充满了活力和满

    足。

    "呜~……呜~……嘤!……"吞食着浓稠如浆的精子,被浓郁的腥臭味勾

    的娇躯一阵痉挛,早已泥泞下体间,一股清泉从粉色的缝隙间激射而出!!

    众人楞了楞哄堂大笑"哈哈!!她居然尿了!!!居然尿了!!!""果然

    是天生的母狗!!!被男人这样玩都会尿出来!!!"刺耳的嘲笑回荡在房间里,

    那股清泉在美妇羞耻娇吟中,断断续续的喷射着,惹的众人的哈哈大笑。

    "哈!!还一抽一抽的,越尿越远,真的这么爽么??""哈哈,真不要脸!!!

    堂堂的X中第一美女教师,居然在自己学生面前失禁!!草!真贱!!……"在

    众人的嬉笑中,一抽一抽的晶莹的清泉猛然激射而出……咔嚓咔嚓的拍照声不绝

    于耳……

    ……

    陆绍辉笑吟吟的拿出了一支怀表,在早已失神狼狈不堪的妈妈眼前左右晃动

    着,满是情欲与迷乱的美目渐渐呆滞下来……

    男子见妈妈双目逐渐失神,凑到晶莹的耳边问到:"你女儿什么时候回来?

    "呆楞了良久后,妈妈呆滞地回答到:"颖儿………闹着要回来……后天……"

    什么……秦颖儿!!!我妹妹要回家了???该死这个时候!!!!她怎么没听

    我的话!!!!两个杂碎是不是想要!!!!惊恐的我根本不敢想像两人要做什

    么……

    陆绍辉邪恶的微笑中,跨下滑落着丝丝残精的男根慢慢支了起来。粗大的经

    络盘在黝黑的巨柱上,如同怒龙一般傲立在跨间……

    "还记得我给你的新命令么?""…是……"被催眠的妈妈顺从的答应。

    陆绍辉笑吟吟拍了拍妈妈迷茫的俏脸,转头看着脸色越发苍白的我……

    孟华阳把狼狈不堪的妈妈用狗链栓上,并用眼罩蒙上了她的眼睛,然后将把

    手把扔给了我:"把你妈牵回房间去!"两人全然不怕已经"被催眠"的我做出

    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事。

    仿佛双脚灌铅一般的我脸色异常苍白。从恶少手中接过了狗链,蹒跚地把跪

    在地毯上如母狗一般爬行的妈妈牵上了楼梯,身后穿来一阵阵刺耳的嘲笑……

    不过他们没有想到的是,离开了众人视线以后的我迅速蹲下了身。

    "妈妈……"我喃喃地叫唤着她,而妈妈却如同丢了魂一般没有什么反应。

    我急忙解开了被恶少带上的眼罩。缓缓睁开了美丽双目的妈妈楞楞的看这我的脸

    庞……

    无神的俏容一点点地贴近了上来,在我脸庞边不断轻嗅着……

    "妈妈??"我扶正了仍然迷迷糊糊一脸茫然的妈妈。

    "……"妈妈赤身跪坐在地毯上毫无反应,美目愣愣地看着我,蜜穴间流出

    一丝晶莹的花液。

    看着妈妈似乎仍然在催眠状态中我试着模仿陆绍辉的语气:"重复一下新命

    令?"如同琉璃珠般漆黑空洞的瞳孔楞楞地看着我一言不发……

    不管了!我试着在妈妈的耳边念出那段拗口无比的"咒语".我不敢确定在刚

    刚结束了前一次催眠后,能不能有效控制妈妈。我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妈妈的表情,

    突然妈妈空洞的美目仿佛极度困倦一眨一眨的几乎要合上。有门!!!

    我急忙再次模仿陆绍辉的语气:"重复下新命令。""……彬彬在旁边时,

    会想要做爱……""……下流的辱骂,会让身子很舒服……""……会不停的想

    要老公粗暴的玩弄……"妈的!!!两个杂碎果然是想把妈妈调教成母狗,而且

    还不打算放过妹妹!!杂种!!!怒火高涨的我心里却突然心生一计:"现在!

    记住两条新命令"……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gaola8.com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高辣吧”,谢谢大家捧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